您好!欢迎您光临一条求实的路(二)_海天远处!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小说六>>>一条求实的路(二)
本站时间
最新新闻
·哈尔滨太阳岛印象
·公交车上的一幕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六)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五)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四)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三)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二)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一)
·初春北京行
·拜年了
主站论坛
一条求实的路(二)
发表日期:2006/6/1 11:57:00 出处:原创 作者:蓝宇 发布人:lzxlns 已被访问 367

第一章  建队

改革开放后的1984年,已经是我国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第五个年头,我国农村沸腾了,各类农村专业户风起云涌,一些人先富起来了。一时间,农村被轰动得不得了。就是在这农村改革开放刚刚起步的时候,国家领导人在轰轰烈烈的大潮中保持了清醒的头脑。为了进一步完善党的农村政策、指导农村工作,为了真实地掌握自己的国情、国力,为了进一步引导农村经济发展的大好势头,就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统计法》颁布的第二年,怀着党的重托、人民的呼唤,国家农调总队建立了。显而易见,国家领导人的决心就是要依法治国,切实抓好三农问题,不能再走大跃进时期搞浮夸、害国害民的老路。建立各级农调队是国家领导人的英明决策……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要求,农调队按照抽样调查的方法制度,在全国农村抽取了一定数量的样本,作为对农村社会问题进行长期稳定的调查基点,建立了农民家庭收支情况调查、农业产品产量和农村乡村经济状况调查的三套网点,对国家领导人关注的‘农民、农业、农村’三农问题展开了严肃、认真的调查。

那一年,东北平原上的丹阳县也和全国一样,农村改革在发展。

任何新生事物的产生和发展都不会像人们想象的那么美好,那么一帆风顺。

在骄阳似火的八月,一个烈日高照的日子,在丹阳县县政府大楼内的统计局办公室里,统计局长赵青山正在向同志们传达省统计局的文件,全局十几个人都静听着上级的声音。

虽然统计局的条件很差,没有会议室,十几个同志挤在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连一台电扇也没有。当传达到国家农调总队按照随机抽样原则抽中丹阳县为国家调查县时,领导和同志们都为之欢欣鼓舞。接着,文件中说:“国家在抽中的调查县统计局内设立一支农村社会经济抽样调查队,行业性质属于事业单位,设立事业编制8人,经费完全由国家农调总队下拨,工作任务执行国家农调总队的调查方案,具体业务工作由省队直接领导,行政工作由县统计局管理……”

文件传达完了,办公室里空气的闷热和同志们心里涌起的激情交融着,热烈地讨论使办公室沸腾起来了,剩下的问题就是怎样组建农调队了。赵青山局长喝了口茶水,又满有兴致地敲着桌子大声说:“同志们,静一静,我现在就宣布丹阳县农调队建立了……”

赵局长这严肃而庄重的宣布没有一点玩戏的意思,虽然同志觉得丹阳县农调队的建立过于简单,但是,大家望着赵局长凝重的面容无法怀疑这是事实。

接着,赵局长又摸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极认真地说:“请同志们记住:今天是丹阳县农调队建立的日子,并且,我兼任队长,我们的农业统计徐云芳同志任副队长、主持队内业务工作,队员嘛,局内的同志可以自愿报名……”

赵局长的话音还没落,就有几个新参加工作的小青年争先报名了。

赵局长看了看几个小青年高兴地说:“行,但是我可有言在先,调查队的工作很苦、很累,要经常下乡和农民打交道;另外,局里是行政编制,而队里却是事业编制,以后谁若反悔可不行,军中无戏言,说准了就把档案和工资关系调过队里去……”

听了赵局长的话,几个小青年还是兴高采烈地说:“说话算数儿,我们不管什么编制,我们干的是工作,我们不怕吃苦,这正是锻炼我们的好机会,我们就怕领导反悔呢……”

赵局长看了看几个小青年满意地说:“好,你们过队里去,我不反对,将来吃苦了,工资、待遇低了等,可不许哭爹喊娘,说实在的,我真舍不得你们,你们都是刚出校门的大、中专毕业生,个个朝气蓬勃,也是我们局里的精兵强将,你们过队里去了,局里倒缺人手了,我们只好忍痛割爱,首先满足国家的需要;去了你们五员大将,调查队还缺三个编制,连同局里的人手也不够,我再和县人事局打个招呼,尽快选调适合人员上岗……”

赵局长又喝了一口茶水接着说:“会前,我已在县建筑公司二楼租了一间办公室,会后,你们就搬过去,局里的桌椅、沙发、条凳,能用的,你们只管搬去,以后,你们就另起炉灶了,但是,我们还是一家人。”赵局长热热乎乎地一番话,一个充满活力的丹阳县农调队从此诞生了。

散会后,副队长徐云芳就领着几个队员行动起来了,开始忙活着装点一个新的家、踏上了新的征程,丹阳县也不为人知地出了个农调队。

在建筑公司二楼的一间简陋的办公室里,门口没有醒目的标牌。楼道里黑乎乎的,一些建筑行业的人来来往往、吵吵嚷嚷,有时误闯进门,显得有些尴尬,这就是丹阳县农调队最原始的办公室了。在这里并排摆放着两排办公桌、还有座位后边的卷柜,显得紧张而有序,队员们出入都要侧着身子。

为了有别于建筑部门的单位和外来人员的打扰,徐云芳就用一张纸写上‘农调队’几个大字贴在门上,本行业以外的人谁也不知道这个‘农调队’是干什么的,说好听的,有些懂事的人就叫它‘统计局二部’了。队员们就在这里迎来了省队下达的一个个任务。

几天后,副队长徐云芳就接到了省队的会议通知,临行前,徐云芳对赵局长说:“我们新建的队,还不知道该干什么,我又没有经验,真担心怕误了国家的大事,恳求老局长还得扶持我们一程……”

赵局长笑着说:“那还用说,我们分开办公没分家呀,我还是农调队长啊!这不,省队通知你去开会了嘛,回来就知道该干什么了,只要你认认真真地按照省队要求去作就行了。”

赵局长平时总是端端正正地坐在他的办公座位上,不是看书看报,就是写点什么,很少离开他的宝座。人很传统、说话做事也很古板,但是,他懂的似乎比别人多,在局、队同志们的眼里的确像一个德高望重的领导。现在,他无意地看了一眼徐云芳起伏的胸脯、顿了顿又说:“你要记住:作统计工作就是要‘求实’,要搞调查研究,要用数字揭示社会的本来面目,离开了‘实’字,就不成其为统计了,所以,统计是一门科学,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作的。”

徐云芳认真地听着,眼睛里闪烁着对前辈的敬意,还不住地点头,表示虔诚。

赵局长满意地又说:“社会是按照它本身的内在规律发展的,人们要通过各种调查研究去认识社会、掌握社会,才能很好地去建设它。统计数字是人们调查研究社会时所取得的各种数字依据,决不允许随意伪造、篡改,如果谁都可以造数儿,国家还要统计局和农调队干什么。《统计法》的颁布在我国尚属先例,它表明了国家对统计的高度重视,也表明了我国将进入法制时代,我们统计工作者任重而道远,你们农调队将成为统计工作的轻骑兵,好好干吧,可不要辜负了党和人民的重托。”

听了赵局长的话,徐云芳的心情更加激动,信心百倍地说:“有您的教导和支持,我一定能和全体队员走出一条求实的路。”

赵局长就像对自己要出远门的孩子满意地说:“好,我放心,你就放开胆量带领队员们踏上新的征程吧!还有3个人没有到位,人事局已经表态了,几天内就能配齐,据说人员素质都很不错的,你就放心地去吧,一定要把国家的任务原原本本地领回来,胜利在等待着你!”

徐云芳满怀信心地踏上了去省城的路,她是去国家领任务的。

家里,赵局长又与人事局几次接触、反复研究,最终,确定了3个人选:其中:交通局推荐的公路段统计员安文达是县里统计系统先进工作者;长丰乡政府推荐的康辉是部队转业的连级干部,工作很有魄力,敢说敢干;教育局推荐的赵实是柳沟乡中学数学教师,该同志由省城教育学院数学系毕业后任教十几年,工作平平。这三个人都在四十来岁、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赵局长看了每个人的档案后就欣然同意了。

赵局长说:“我选调干部主要看素质,看业务能力,看是否忠实可靠,不是实干型的就是有天大的本事我也不要,我们统计局要天天和数字打交道,不是外交部、公关部;我们的统计工作者要实打实凿地干工作,不是摆样子的……”

过了几天,农调队的人配齐了,局里的行政编制也齐了,在省队开会的徐云芳也满载而归了。在为徐云芳满载归来、新队员、新同志上岗的联欢会上,全局(包括两队)二十几个同志频频举杯庆贺统计工作的繁荣时,大家争相说着美妙动听而又让人感到不虚伪的词句之后,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时候,青年人们就开始了跃跃欲试。有的拿起了麦克风展示起嘹亮的歌喉,有的开始还有点腼腆地悠起了舞步,尽管人们当时还不习惯这超前的时尚,尽管人们表面上还好像很正经地鄙视一些“不伦不类”,但是,人们内心里又似乎在偷偷地羡慕,嘴上说着堂皇的风流话,心里却在暗暗的、美滋滋的欣赏。特别是赵局长等老一辈革命家,他们哪见过改革开放后年轻人的“放荡不羁”。几个年轻人不时地把麦克风大献殷勤地递向赵局长等老同志,赵局长等都像躲着龌龊的东西似地直摆手,很怕玷污了自己多年清高的美名,然而青年人却不觉,小娜和曼丽还把白嫩的小手伸向赵局长和几个老同志,也不知是出于一种什么心情,反正是要和在局里举足轻重的老同志跳一曲。

年轻人都如鱼得水了,都纷纷下场浑水摸鱼,或歌或舞、其乐无穷,那些以赵局长为首的、尚未开化的人都躲在角落里,有心无意地窃窃私语着一些不为人知的话题,老的在自持清高着,小的在不顾一切地疯狂着……

徐云芳不仅从省队领回了工作任务,还领回了一台‘北京吉普’,说是给农调队员们下乡用的。可是,时下丹阳县一些部委办局的‘一把手’们都有专车,只有很少几个穷局没有车。统计局当然买不起车。说得玄一点,赵局长去省市开会、办事都是坐公共汽车往返,人不知鬼不觉地情况下多报点旅差费都是胆突突的,哪敢奢望什么腐败啊!当时,全局的家当只有两台M-24型的微机是上级拨的,其余的桌椅板凳什么的都是县政府的。这回,徐云芳从省队领回了“北京吉普”车,统计局也就结束了没有专车的历史。赵局长和全局的同志都有些欢腾雀跃了,特别是徐云芳和农调队员们更是乐得不得了。

省里不但给了车,还拨了一大笔经费,据说是好几十万。钱拨到统计局的账户上,除了局长和会计王曼丽知道,其他人连一点口风都猫不着。过去,统计局穷,没有钱,大家都习惯了,也没人打听那些事。现在,省队给统计局拨了多少钱,照样还是没人注意。

徐云芳在统计局工作十多年也没见过那么多钱,高兴之余、碾转反侧,经过心理降温过程后才冷静地思考:“车和钱是上级拨给农调队的,可是,我和队员们有那么大的福分去享用吗?我虽然主持农调队的工作,只是主持业务工作,说白了,就是领队员们干活的,一切人事、财经等方面的权利都在赵局长手里,赵局长是农调队的‘一把手’,我怎么能忘记这一点呢?现在,不论单位大小都是‘一把手’说了算,谁违背了‘一把手’的意志就是搞分裂,就是害群之马……”

思来想去,徐云芳更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我这个副队长纯属赵局长一手提拔重用的,我平时工作平平、资历不高,跟在别人后面走路已经习惯了,在人前根本就没有领头的能力,我又没有当官儿的愿望,更没有向领导挖拢过,局里有好几个精英、大员,论能力、论资格都和赵局长不相上下,可是,牛毛一样细小的雨点却不偏不倚落在了我的头上……”

想来想去,徐云芳更觉得奇怪:“我和赵局长一无亲二无故的,历数亲朋好友找不到一个靠山,大概是遇上了‘伯乐’,可是,我有何德、何才?是不是如今这‘伯乐’随着年代的发展也开放搞活了。当今‘伯乐’们的用人标准秘而不宣,一旦泄露,一定会把古时的老伯乐气得远遁山林、出家当和尚去了……”

想着想着,徐云芳不觉又有些脸红了:“无论如何,这是一份很重的情,世上本没有无缘无故的爱,男人为女人无故效力不能没有‘不为姿色’之嫌,可是,他身边不是有人吗?……得了,竟胡思乱想,领导能那样吗?不过,还是防着点儿好……但是,目前这车和钱的问题得怎么处理呢?……”

朦胧中,徐云芳看见赵局长从自己的身后转出,脸上挂着神秘的微笑。徐云芳赶紧面带笑容、热情地问候:“赵局长您好,您也没睡啊?……”说着,赵局长的脸上掠过一片乌云,有些抱怨地说:“我能睡得着吗?我提拔了你,可是,你还没有报答我呢,你说,你该怎样报答我?你说呀,你说,……”徐云芳被赵局长问得满腹愧疚,一颗赤诚的心翻滚着,她知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心里说:“赵局长,我永远忘不了你的提拔之恩,你让我怎么报答都行,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话到嘴边,两排牙齿紧闭着,这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心里想:“用钱、用物都可以尽管拿去,只有一件事不行……”赵局长好像知道了她心里在想什么,脸色就更难看了,终于,一甩袖子走了,连头也没回……徐云芳的心像油煎了一样的难受,郁郁闷闷地睁开了眼睛,原来是南柯一梦。

第二天,徐云芳怀着沉重的心情去见赵局长,赵局长温和地说:“云芳,这回省队既拨了款、又拨了车,县里又给配齐了人员,真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了,可要好好干啊,不能辜负了上级的期望啊!……”徐云芳听着,脸上又浮现出一片红晕,嘴里却说:“都是赵局长的功劳,我实在当之有愧,在赵局长的领导下,我一定能尽力做好工作,您是老领导,德高望重,干大半辈子工作了,也没有个车,这回,调查队拨了车,车就归您用吧,我和队员们克服点困难就行了;经费还是由您一支笔掌握吧……”

赵局长望着徐云芳起伏的胸脯,隐秘的内心世界里有了一丝满意,又似乎还不满足,心灵深处潜伏着的无以言表的醉翁之意还没有找到恰当的表达方式。车和经费问题在他的心中并没有占据太重的位置,他的真正需要是一个女人的感情,然而,他没有得到满意的回报,尽管心里像有无数个小虫子在拱动,但他的理智还是很强的,他觉得不能操之过急,要有‘姜太公钓鱼’一般的沉着、冷静,他不能不含蓄一些,只好沉默了好一阵子,最后很有城府地说:“以后研究、研究吧……”这也就是他对车和经费的半推半就了。

办公室里的空气在继续凝聚着,下班的时间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了,两个人谁也不说话,他们就那么默默地坐着,赵局长为内心深处那莫名其妙的愿望不甘心就这么毫无进展的结束,但是,就这么和一个年轻女人坐着,心里也觉得很舒服的,嘴上不说心里却想:“就这么坐下去吧,也许会感动上帝、爱神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降临……”

这边,赵局长一边想着心事、一边时不时地在假装走马观花阅报的不经意间溜上一眼徐云芳。那边,徐云芳低头坐在赵局长对面的沙发上,手里不住地揪着衣裳襟儿,心里感应到了来自赵局长的情感辐射,她的心很慌乱,有负重感,她觉得没有办法摆脱目前的窘境,脸也烧的红红的,心想找个什么借口摆脱这难以承受的窘迫呢,可是,偏偏在这时智能低下,头脑里又是一片片的空白,但是,她还是在翻滚的思绪中搜索着理智而体面的辞别赵局长的理由。

“笃、笃、笃……”天那,有人敲门,是谁来的这么是时候……徐云芳回过神来,理智清醒了,抬头望了一眼赵局长、没有说话,心里想:这回有救了。可是,赵局长显得有些尴尬,心想:“是谁这么讨厌,在这个时候打扰人的好事。”

“笃、笃、笃……”敲门声又一次不紧不慢地响起,赵局长还是理智地停下了手中翻来覆去摆弄的报纸,说了一声“请进”,徐云芳也顺势不由自主地起身去开了门。其实,门没有插,她的举动是多余的。

门开了,徐云芳面对的是自己的丈夫,脸上一热,说:“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她丈夫笑笑说:“家里的饭菜都晾凉了,给你的办公室打电话也没人接,我就到局里来了……”

赵局长这时也及时地接了话茬儿:“小何,进来坐,我们正在研究调查队的车和经费问题,还没有最后落实,耽误小徐下班了,有点儿抱歉了,不过,今天,我请客,我们到‘金山’饭店喝两盅儿……”

说着,徐云芳的丈夫——小何就乐呵呵地进了屋,毫不客气地坐在沙发里说:“赵局长有多大酒量?我还真没有领略过呢。”可是,他心里在想:“不吃白不吃,也没吃哪个个人的,都是共产党花钱,能吃点喝点就多得点。”

这时,徐云芳白了一眼丈夫:“谁像你,见酒就馋得迈不动步了,让局长破费,真没出息。”小何却不以为然地说:“关你什么事,这是赵局长的心事。”

赵局长笑笑说:“就是嘛,小徐竟说见外的话,赶上市里或者乡镇来了客人,我们还不待嘛,小何头趟来,也是客人嘛。”接着局长的话音,小何反驳徐云芳说:“就是嘛,这是局长的权利,你管得着吗?”

赵局长接着说:“你们俩先走,到‘金山’饭店,我马上给老高打个电话,我们随后就到。”

提起老高,也不知他是哪年来到局里的了,此人尖嘴猴腮、一肚子心眼儿,人送绰号‘高俅’。局里有的同志都不知道他的真名,他没事总在赵局长的身边转,有的同志就说他是赵局长的贴身太监。他在众人面前有超群的谈唠、闲扯的功夫,在公众场合说的话既能巧妙地打击同志、抬高自己,又能恰到好处地拍了领导的马屁,让人感到既自然又风光。没人的时候,在赵局长的办公室里捧起臭脚来更是恰到好处,赵局长也感到他娓娓动听的话语顺心,甚至有清心利肺、开脾健胃的功效,一般有点头疼脑热、小感冒啥的,只要把‘高俅’找来谈谈唠唠,就不用找医生打针吃药了,他的小话儿一溜上,领导的小病就好了。说的似乎有点夸张,其实,凡有人群的地方都可以见到这类人,不信,你就细心观察去吧。

现在,抛开他们去‘金山’饭店的事不提了,反正他们用局里的钱吃喝了一顿,这点小事也不值一提。

俗话说:“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这话一点不假,论说赵局长为人是很宽厚的,不像有的领导那样一肚子勾勾儿心。可是,局里得了一台吉普车、又有了农调队拨的一大笔款,‘高俅’自然就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了,为了更好地当好赵局长的‘高参’,他还在自由市场的书摊上买了一本《怎样操纵上司》的书,他要帮赵局长管好车、理好财、统好数、治好人。他本来已经自学成才,但他还要进一步深造,以便百尺竿头再进一步。

赵局长虽然是个比较忠实厚道的人,做什么事也是不敢迈错步的,但是,他怎么也经不起‘高参’每每进言的蛊惑。有时,‘高参’吹的耳边风比老婆的枕头风都硬,什么人能练就这样一手本事也就不是凡夫俗子了。

一天,乘局长室没有外人的时候,‘高俅’说:“人家哪个局都能创收、搞点外快,就俺们统计局是清水衙门,特别你赵局长这些年都是两袖清风,想贪想占,共产党没给你那个机会,同志们都跟着你受穷,现在,有了农调队,又给了车,又拨了钱,也该借点光儿了,你挂名农调队长,你就应该说了算,怎么做都名正言顺。不像有的委、办、局领导到处吃拿卡要,担着一些不太好听的名声,谁都知道,统计局没钱没势的,你一点毛病也没有。”

人都有阴暗面,或者说,‘丑事人人有、不露是高手’。赵局长听了‘高俅’的话,觉得老高真是个好同志,能处处体贴自己,心想:“自己苦干半辈子了,从来没有过什么特权思想,一直是廉洁奉公、两袖清风的;这次,有了车,又有了一大笔拨款,还有‘高俅’苦口婆心的进谏,自己也该享受一下权利的滋味了;过去真是没办法,有权谁不会用,权力是好玩艺,有权不用、过期了也会作废的,现在不能无动于衷了……”

徐云芳是一个普通的女同志,总有一个家庭主妇的思想,遇事都要靠男的拿主意。省队拨的车和一大笔款,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用,觉得自己的副队长又是赵局长提拔的,她一点也没有与局长争权的意思,又再三和赵局长说:“管钱的事儿还是您一支笔吧,您是调查队的一把手,我就像个生产队的打头的,只领队员们把活儿干好就行了,一些大事还都得靠您。”

  赵局长见徐云芳说的又是心里话,就说:“车大家一起用吧,我们局里配备一名司机就行了;管钱的事,我也不好大搂大抱的,虽然是一支笔,买个办公用品啥的,你们也不能事事都来请示我,这么的吧,200元以下的开支你当副队长的就自己掌握吧,200元以上的就我管了。”于是,赵局长就当仁不让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一条求实的路 (一)

下篇文章:一条求实的路(三)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海天远处(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5243047 联系人:蓝宇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