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一条求实的路(三) _海天远处!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小说六>>>一条求实的路(三)
本站时间
最新新闻
·哈尔滨太阳岛印象
·公交车上的一幕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六)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五)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四)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三)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二)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一)
·初春北京行
·拜年了
主站论坛
一条求实的路(三)
发表日期:2006/6/2 5:19:00 出处:原创 作者:蓝宇 发布人:lzxlns 已被访问 345

第二章  初踏征程

徐云芳从省队开会回来,不仅领回了汽车和经费,还领回了工作任务,她把车和经费推给了赵局长算是解决了一件大事。剩下的就是她如何领着队员们完成省里交给的任务了,她乘着在省队开会的余兴、又暗含着赵局长对她那不明不白的复杂表露,心里有一种难言的隐痛和苦涩的郁闷,怀着这种奇妙的心情回到了农调队办公室。当她一走进建筑公司二楼上黑乎乎的楼道时,心里就泛起了一丝丝的凉意,感觉上就像远离了父母、来到了一个荒凉的地方;但是,她没有畏难情绪,她想到自己肩负着省队赋予的光荣使命,想到自己将带领队员们开创一条新的道路的时候,她的心里又热乎乎的了。她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脸上又浮现出了从省队带回来的春风,这是她从省队开会回来第一次回到农调队的办公室。

办公室并不大,里面紧密地排列着八个办公桌,人们出入都要侧着身子通过,她热情地和队员们打着招呼,有些久别重逢的味道,又分别握着三个新来的队员说:“我在省里开会的时候,老局长就用电话告诉我了,今后,我们就同甘苦共患难了,大家既然都选择了农调队,我们就一定要齐心合力把农调工作干好,为国家出力,现在,我们的办公室窄小,大家的心胸可要宽阔呦……。”

说完这句话,她就爽朗地大笑了,谁也看不出她心底里还有一丝难言之隐。

安文达摇晃着徐云芳的手,像个老熟人似地说:“徐队长,你就布置任务吧,我们既然进了农调队的门,就要在农调战线上干一番事业,我们个个都是指哪打哪、能征善战的勇士,特别是康辉同志还是部队的连级干部呢……”

徐云芳心不在焉地听着安文达的话,心里虽然有一种粘乎乎的感觉,脸上仍然笑呵呵地面向大家,随着她摆手示意大家的动作、自然而巧妙地抽出了被安文达握着而不愿意放开的手。此时,她有一种超然的心境,落落大方地走进了自己的座位说:“这次去省队开会,我受的触动太大了,国家非常重视我们的工作,给我们拨了吉普车和经费,我已经和赵局长汇报了,我把它们都交给赵局长了,因为老局长是我们的队长,我们还要在老局长的领导下工作,大家没啥意见吧?”

几个小青年听了,有的在下边打着喳喳,但是谁也没说什么。还是安文达像战前请缨似地说:“大家都等不及了,就布置任务吧;我们听局里的人说了车和经费的事,那是领导的事,我们能有什么意见……”

徐云芳继续说:“由于我们是新建的队,面临的任务很重,我们需要分一下工,马上就要着手落实省队的抽样调查方案,我有个初步打算和大家探讨一下:

一,经费等一些大事由老局长管,我就管队里的业务工作,就像生产队里的打头的——是领队员们干活的。

二,在我们的队员中也要具体分一下工,按照省队要求,我们要开展的定期的抽样调查工作有:1、农村住户调查,2、农产量调查,3、农村乡村企业调查。另外,还有临时性的抽样调查、重点调查、专项调查等,还有为各级领导提供统计分析报告和农村信息的任务。”

徐云芳说出了这么些任务,大家感到确实不轻松,但是,没有人感到有畏难情绪,一个个都跃跃欲试的样子,确有一种高风亮节的临战姿态,队员们从心理上就藐视那些权力的划分,当队员的只想着怎样做个好队员,如何在本职工作中干出点成绩来,这是一般的大众心理,谁能想着与领导争利益呢。

康辉见徐副队长布置完了一大摊任务就第一个发了言:“我是部队转业干部,我也是一块砖,组织上把我放到哪里,我就安安稳稳地在哪里起作用,今天,组织安排我到调查队来了,我只想在调查队做一名合格的队员,能为党和国家作些有用的工作就是我生活的最大乐趣,我和同志们比,文化水平要低一些,但是,我能在干中学,不懂的能向同志们请教,保证工作不能差样儿……”

接着,赵实也说:“康辉同志说得很对,我也有同感,组织上把我安排到农调队来,从此,农调队就是我的家,我过去学过微积分、概率论等高等数学,对抽样调查中的计算方法还懂得一些,我从心里讲,很愿意做农村抽样调查工作,领导安排我做什么、我都能尽职尽责……”

接下来,安文达和几个小青年也都纷纷发言了,农调队的办公室里就显得热火朝天了,衬托得农调队就像初升的太阳一样朝气蓬勃。

经过大家的热烈讨论,最后确定:康辉负责组织全队的统计分析报告和信息工作;安文达负责农村住户调查工作;赵实负责农产量调查工作;小青年吴天文负责农村乡村企业调查工作;小青年李连国负责各级领导布置的临时调查任务;小青年张洋负责微机管理;小青年王美芝负责现金、物资保管等后勤工作。

这样的分工之后,虽然大家都有了具体负责的工作,但不是等于每个人只做自己负责的工作,还要互相协调,每一项具体工作还需要大家共同去作,特别是各项工作之间的轻重程度相差悬殊,有的工作时效性强,没有全体队员的共同努力是无法在有效时间内完成的。许多抽样调查数据,要求快速、准确、及时,所以要经常搞突击、加班加点才能完成。

分工确定了,队员们开始进入各自的岗位了,丹阳县农调队也踏上了征程。

农调队的工作展开了,首先是:省队按照国家队的要求,根据丹阳县各村连续三年的实际粮食亩产制定了抽样框,以粮食亩产为标识进行排队,按随机对称等距抽样方法在全县抽选了16个农产量调查点,定期五年,届满进行样本轮换。

丹阳县农产量调查点确定之后,由赵实牵头,每个队员分担指导两个点的基础工作,帮助和指导调查点的村会计丈量耕地面积、抽选测产地块等。这样,围绕我国三农问题的农产品抽样调查就有秩序地展开了。队员们开始下乡了,八个人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拧成一股绳,分头深入各个调查点开展工作了。

起初,为了便于开展工作,尽量安排队员们分担自己熟悉的乡镇。赵实到了柳沟乡,因为他熟悉家乡的情况,还有三叉河乡是柳沟的临近乡。

农调队员们下乡有的骑自行车,有的乘公共汽车,虽说省队拨了一台吉普车是给队员们下乡的,可是,哪个队员也没有要求坐吉普车的奢望,局里也没有人会想到把车借给农调队下乡用一用,农调队也就当没有这台车算了。

副队长徐云芳也和大家一样,车从拨来只随局长去省里开会搭车坐过两次,自己从来没有为农调队的事坐过一次。但是,车并没有闲着,多半是局长去市里或省城开会、办事用,还有许多时候是县里其他委、办、局的领导有大事小情的求车,赵局长总是碍面子、不好意思拒绝,就是自己不坐也得给人家出车,所以,赵局长在县里的人缘是不错的。

队员们下乡,开始都是对乡镇的领导说:“我是农调队派来的,是搞××抽样调查的。”其实,一些乡村领导对于上面下乡工作的人员根本就不管你下乡来做什么,他们就是抱着结交权势的态度,看你是坐轿车来的就曲意逢迎,啥事不干也陪着你打扑克、下象棋、搓麻将,满恭而敬还很怕巴结不上人家。而对那些徒步走进院子的下乡工作人员确是待答不理的,还总是扳着脸说:“我还有许多工作要作,你去找具体业务人员吧。”而后,就无影无踪了。

现在,一些地方的干部开展工作大多靠权威、甚至靠特权,利用人们心理威慑力使工作顺利进行,不然,为什么有的乡、村领导会调用司法、公安干警,甚至求爷爷告奶奶地搬弄法院、工商、税务等戴大盖儿帽的人到村里去催粮、催款、搞计划生育呢,还美其名曰:虽然有时过点儿头,上级也是默许的,因为是给国家工作嘛!

可是,农调队员下乡工作就没有那样的权威,他们靠思想感化,靠诚挚的感情。农民思想通了,什么事都作的认认真真,他们总说:“官场里的人也不都如狼似虎,还有不少好的干部。”所以,农民为农调队做工作也是真心实意的,就像给自己做事一样。

农调队员下乡经常受到冷遇,也不得不学乖了一点,后来,赵实下乡就换了口吻对乡镇领导说话,也假造理由对他们硬气地说:“我是统计局的,来调查一下某方面的数字。”特别还说出一些涉及领导政绩的敏感数字来刺激他们一下,为了引起他们对统计调查工作的重视。这样一来,乡镇领导的脸上就有了一点儿笑容,甚至还甩出一支香烟来相让。

乡镇统计助理是自己人,也是农调队员们下乡工作依靠的基础,赵实随乡镇统计助理到村里去的时候,就告诉助理:“向村干部介绍自己的时候别说是农调队的,说是统计局的还好一点,到了农户再说是农调队的,反正谁也不知道农调队是干什么的,剩下的事就在凭我们自己去作了。”

时间在前进,农调队的工作在有序地进行着,可是,局里的‘高俅’在班上闲来无事,除了喝茶水、唠闲嗑,看报纸也只是看看标题,心里想的是‘参政议政’。他的眼睛总是在眼镜片后头暗中注视着农调队,他很后悔自己当初怎么没想起来去当农调队的副队长呢,真是‘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但是,又一想:自己捞个办公室主任也算是‘一人之下、众人之上’了,况且局长对他是言听计从,可以说:在统计局是‘无冕之王’——二局长。

一天,‘高俅’在局长室一边翻着报纸、一边阅着标题说:“原来局里没有财会这一摊儿,打字员王曼丽兼会计也只是每月开支时到政府办给大家领一领工资,现在管起了农调队的经费,这不是队里占了局里的编制吗?”

听了这话,赵局长有些没往心里去,就顺便说:“一家人就别说两家话了,局里、队里不都是干的统计工作嘛。”

‘高俅’又说:“那倒是,可是,王曼丽岁数也大了(39岁),手、眼也不跟趟了,这回做个专职会计就够她干了,再从农调队借一个人到局里来做打字员,把局和队的打字工作担起来也是两全其美……”

赵局长若有所思地说:“那倒也是个良策,可是,队里哪个小伙子能适合当打字员呢?”

熟悉‘高俅’的人都不得不承认他的脑袋瓜子特别灵活,他听赵局长打思溜就知道有门儿。于是,拍拍脑门儿就想出了一条令人拍案叫绝的妙策:“男同志当打字员是有点罕见,不过,队里出一个人顶半个会计、半个司机还是完全应该的吧,因为车是农调队的;另外,他们还得出半个现金、半个打字员。这样,农调队要出两个人到局里来办公,我们局里女的多,不是可以调整嘛。局长,你看是不是这么个理?”

赵局长听了,眼珠儿一转说:“有道理!不过……要队里哪两个人合适呢?”

‘高俅’说:“很简单,把队里的现金王美芝要来做现金兼打字员工作,再把安文达要过来做全面农业统计工作,这样,局里的困难就全解决了,只要再夸奖几句农调队员能干就行了,我敢保证,农调队员不但不会闹意见,而且还得尥蹶子干,你赵局长会更受同志们的拥护了。”

按照‘高俅’设计的偷梁换柱的蓝图,赵局长就开始琢磨着如何实施他的夙愿了。

一天,临下班前,赵局长在心里打好了主意,便一个电话把徐云芳叫到局长办公室。徐云芳来到了熟悉的局长办公室,她首先想的是如何周旋,既要尊敬老局长又要时时防范、不能失大体。于是,她怀着谨慎的心理而面容上又强装笑盈盈的表情、走进了局长办公室。她也没说话就主动地给局长的茶杯里加水、整理办公桌上垃圾堆似的书报、文件等,这体现了一个晚辈对长者的尊敬。可是,赵局长并没有在乎这些,却用一种有话要说而又难以启齿的眼神儿望着徐云芳。他不说话,他也不能失大体、还要保持他的尊严,理智告诉他:要让徐云芳主动地奉献自己需要的感情。一般,贪官们就很少向人要这、要那的,都是通过各种方式进行渗透,他可以用权力要让行贿者主动送,然后,他就笑纳了。这样做的好处是:行、受贿双方易形成同盟而不至于败露。此时,赵局长的心理也是这样的,不过,他需要的不是钱和物资……

徐云芳献了一会儿殷勤没有得到局长赞许的表示,她在给局长整理桌面的忙碌中,用眼睛的余光看到赵局长正朝她发呆。凭一个女人的敏感,她知道赵局长的意思了,不过,她不能装明白、而是要装糊涂,这就是‘难得糊涂’了。

徐云芳是历来钦佩赵局长的德才兼备的,她认为他德高望重,不但她,局里的绝大多数同志,以及社会上认识他的人差不多都这样认为。可是,谁知道一个好人的内心深处竟然也有见不得人的欲望呢?在这样难处理的关系面前,她徐云芳怎么能违背老祖宗几千年留下来的道德呢。她的思想并不开化,赵局长也没有选对目标,他把‘副队长’的帽子甩给她就暗藏着这种不为人知的动机。她现在才越来越清楚地感觉到了,她虽然一直很感激赵局长,但是,她只能从人格上更加尊重、工作上更加支持、生活上提供更多的帮助……

现在,徐云芳已经越来越感觉到赵局长有那个意思了,怎么办?她感到很为难,她不能不以智慧周旋。上次还是自己那冒儿巴失的丈夫解的围,这次……能撕破脸皮吗?不能,自己在人家的手下工作,人家又有恩于自己,怎么能呢?……那么,就……,不能,也绝对不能,传扬出去,今后还怎么做人,此刻,她百思不得其解,脸上笼罩着一片愁云。

终于,赵局长心事重重地开口了:“云芳,怎么不高兴了,我喜欢看到你的笑容……”

徐云芳的心怦怦地跳着,面部一红、却强装着笑容说:“没有不高兴啊,我们新建的队,开始有些缺乏经验、工作担子重些,不过,慢慢会适应的。”

赵局长说:“也是,任何事都是开头难,头三角儿踢开了、逐步上了正轨,农调队的这点工作还是好干的……”

“笃、笃、笃……”天那,又有人敲门了,是谁这么讨厌,赵局长的心里像泼了一盆冷水、不高兴地从嘴里蹦出一个字:“进!”可是,徐云芳的心里却闪过一丝惊喜,她想:可能又是自己那个馋嘴丈夫以找人为由、寻酒喝来了,真是他也好,关键时候还能救一驾。等赵局长说出‘进’字,徐云芳就去开了门,一看,果然是那个馋鬼,她乐了。

赵局长满肚子不高兴,可是,脸上却笑容可掬。赵局长很热情地招呼说:“小何啊!喝(酒)了没?”小何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说:“喝啥呀,一个人不喝酒,两个人不耍钱,怪闷屈的,想凑几个人打打麻将,不知局长有没有兴趣呢?”

“好啊!我们正研究从队里借调两个人到局里来工作呢,云芳还没太通,正好,要老高来再详细说说情况,再打上八圈儿,然后,赢家请客。”赵局长说着就把电话打到‘高俅’家里。不大一会儿,‘高俅’就笑嘻嘻地来了,一进门就说:“是不是又来客人了……”

赵局长接着老高的话茬儿说:“这不,小何来了,我们还能不陪着打八圈儿?同时,你再把从队里借调两个人的详细情况说一说。”

于是,‘高俅’就像讨债似的和徐云芳算开了人事账。‘高俅’说得头头是道,那里容徐云芳能说出个‘不’字来。徐云芳的心像油煎的似地难受,心里那个痛啊!但是,又找不出合适的理由来,现在她可真正地领会了什么叫‘理屈词穷’了。其实,她满肚子有理,可是,嘴说不出来,这就是‘哑巴吃黄连’了。

就这样,农调队的八个编制无私地奉献给了局里两个。无奈!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一条求实的路(二)

下篇文章:一条求实的路(四)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海天远处(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5243047 联系人:蓝宇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