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跨越代沟的恋情(九)_海天远处!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小说七>>>跨越代沟的恋情(九)
本站时间
最新新闻
·哈尔滨太阳岛印象
·公交车上的一幕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六)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五)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四)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三)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二)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一)
·初春北京行
·拜年了
主站论坛
跨越代沟的恋情(九)
发表日期:2006/4/29 14:48:00 出处:原创 作者:良宇 发布人:lzxlns 已被访问 343

 

       跨越代沟的恋情   作者:良宇

九,难以割舍的情

    大约十多天过去了,我给红叶打电话,她没有给我回,我也不清楚她是怎么想的,我猜想:也许她在同我撒娇,或者也在像我一样严肃地考虑这个问题,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她又给我来电话了,她告诉我,她又找了一个朋友。我听了心里猛然一惊,这是我万分没有料到的,事情竟变得这么快、这么糟,我触电般地周身一紧,顿时脑海里一片空白。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呆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半响,红叶又埋怨地说:“谁叫你不要我了,我不得已不这么做,你总是给我找对象,找找找,嫁嫁嫁!我选择错了,我不该选择你。我恨你,你打电话我都不想接了。同他交朋友之后,我会逐渐地把你忘记的。其实,你不要我是错误的。我没要你什么,我不希望你离婚,我们只是做朋友,你太让我失望了。”

我心里又是一惊,我什么时候说不要红叶了,我没说过这样的话啊!只是最近因为家庭矛盾,我给红叶的电话少了,信息少了。才让她误解我。可见,女孩子的心里是多么脆弱。猜疑,无端的猜疑,既使一些微小的变化,都会在女孩的心中引起波澜。我这才体会到,我对这件事不经心、不在意的时候,而红叶却像所有处于恋爱期间的女孩一样,正在默默地暗恋着我,她正在观察我一丝一毫的举动,正在观察我对她的态度。红叶同所有青春期的女孩子一样,她的欢乐和悲戚都寄托在一个两人身上,因此,才那样的在乎我。我也在次体会到自己的罪恶,是我欺骗了她的感情。我作为一个走过来的成熟男子,是万不该这样对待一个纯真的女孩子的。但事以至此,我该怎样向她解释呢?我既不能说我爱你,又不能说我不爱你,那样会更使她伤心。于是,我又想起了善意的谎言这个对付女人的武器,我此时感到:自己简直是一个骗子,正是一个感情骗子,是一个感情的玩火者。可是,再自责又有什么用,在这个节骨眼上,我只有安慰她。

    我告诉红叶:“我没有不要你的意思,我在调整家庭矛盾呢,容我一段时间。等我的太太心理恢复正常之后,我会找你的。我们做不成情人关系,我们也会做朋友,会做亲人,互相关心和体贴,有事互相商量,出个主意,总比没有朋友好。”红叶对我的表白好像失去了信心,讲话的口气已经变了。她变得像普通朋友之间的关系互相通话那样,看得出她不再把我做为最亲密的人了,而是当一般朋友那样对待我。但也看得出红叶的诚实和恳切,甚至对我的信任。朋友之间,就是信任,往往把最亲密的话告诉别人,而这个人,就是她最信任的人。她告诉我:“女人最怕的是没有爱自己的人和没有自己爱的人。她现在不知所措了,她现在已经没有爱她的人了,更寻找不到自己爱的人。她现在不知道为谁守候了。”

    红叶还告诉我,她最近好像有点学坏了,过去那些野男人说的调情话、脏话、下流话,她一听就反感,而现在好像愿意听了,不那么反感了。她问我,这是不是学坏的反应。她还说:“那些野男人讲一些黄一点的故事,虽然自己表面上不怎么理睬,但是暗中却很喜欢听。”

女人的情操还存在吗?她说她现在才体会到那些做三陪的女孩子们的心理。跟了第一个之后,而这个因为某种原因而分手,女孩子的心里好像放开了一切,反正跟了第一个,就可以跟第二个,第三个,无所谓美与丑、好与坏,反正就那么回事了。我问,如果你不爱那个男人,也可以跟他吗?她说,可以,无所谓的,只要给钱,满足她们的某种心理的需要,就可以。听到这里,我的心里又是一惊,好可怕呀!学坏容易学好难,女人学坏与不学坏,其实只是一念之差。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想一想这一阶段自己对她的态度,确实让人心凉。主观上想逐渐对她冷淡、放下这种关系,可是,又放不下。我已经认识到,其实男女间是做不成真正的朋友的,倘若存在这种朋友,也必得有那一层关系。我还认识到,我从同她交往的那时候起,就注定了她今后婚姻的悲剧。要么是我选择悲剧同我的夫人离异,要么她选项择悲剧。哪一个女人能容许自己的男人有情人?而哪一个情人又能保持长久的,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其实受伤害的仍是女人,女人永远扮演着悲剧的角色。

我问她,处的男朋友是干什么的,她说,是某单位的领导,很有能力。单位最近出点事,就是他摆平的,因此今后的事业要依靠他。我问,他多大年龄,她说四十多岁,并说:“我没办法,在我们同龄人中都没有地位,唯有年龄大的有地位。你不跟我处,我就找了他了。”她还说他是外地调来本市工作的,现在住独身,她也在考验他,不过他每天出外应酬让她心疑,他每天晚上十点之后才给她打电话。但他说他不喝酒,不找小姐,非常严格要求自己。问他在哪个地方应酬,但却不告诉她。她还说那次她去了他那里,那个人说:“你晚上留下来吧!”她没有答应。他以为她要钱,就拿一些钱给她,她没有要,也没有留下。她认为他太轻浮,后来,他们交往了一段,让她也很伤心。她发现他说了假话,他的住处是租的,她却发现发票什么的,都是他的名字。有一天,还发现桌下有黄色录相带。她问他,他说这是原来的房东留下来的,他没来得及清理。她说目前还在调查他,他们之间究竟是何种关系还没有定下来。最后,她带着哭腔说:我,告诉我,世界上究竟有没有好人,难道我要寻找的那种人不存在吗?

    我要不动声色的让她讲完,没有打断她的每一句话,要让她的所有行为和意识都暴露出来,我要判断一下她究竟是什么人。其实,我在听她讲述的时候,我的心如刀割一般,我的心在流血。我的手不自觉地抖动起来,血一股一股地往上涌。我只觉得我的双眼湿湿的,我真想把电话放下,出去痛哭一场。不料她在电话里竟又挑了我的礼,听得出她的心情也很沉痛,她说:我说了这些,你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难道你一点也不关心我了吗?”

    看她的这种口气,完全是一种恋人的口气,她已经完全把我当成她失恋的恋人了。于是,我无力地说:“你说的那些是不是完全都是假的,我希望那是假的,你心中是不是已经没有我了。”

    说完,我就放下电话,我再也没有任何力气了,我的心酸酸的。那个人的形象钻进了我的脑海中、无法抹掉。我希望这些都是假的,但又真真实实地存在。我管她生气不生气,就那么放下了电话,我恨她,但是又恨不起来。怎么女人性情变化得这么快,是不是年青女人都是如此。她的从前纯真的形象在我的脑海中已打了折扣。可是,我无法抱怨她,我恨我自己,一切都是我的无能,我不能保护自己钟爱的女人算什么男人?我在想什么?我只觉得我的肋骨处忍忍作痛,并且越想越痛。但是,我还是认为她没有变,她的美丽形象,她的可爱的形象,无法在我的脑海里抹去。只是那个人,同她,一直在我的脑海中排徊,我的爱,我的恨;我的恨,我的爱。世界上最痛苦的莫过于感情的折磨了。

    我漫无边际的走在大街上,街上游动的出租车一辆接着一辆,与摩托车和自行车共同组成了游动的车流。我想找一个静的地方,理一理自己的思绪。我随便叫了一辆“奥拓”出租车,要他把我拉到城外水草丰美的柳河树林旁。虽然我每天都在这里散步,但是我依然看不够这里的美景,岸柳成行,溪流弯弯曲曲向南缓缓流动,在一大片被水淹没的地方,露出无数个长满水草的小岛。远处有几条船在打鱼,天上一大群白鸟不断地徘徊,一会向东,复折回来又向西,一会聚,一会散。多少个早晨,我在这里曾经向红叶倾诉过我无数次肺腑之言;多少个夜晚,我曾经向红叶表白了我的感慨之情。而如今,我该说什么呢?又怎么说才好呢?若是没有那个男人,我向她说什么都不会忌讳,觉得知心,可现在,她是别人的了……

想想最后一段时间我的表现,又怎能怪得了红叶呢?自从红叶提出了明确的要求之后,我不是一直想把我们的关系冷下来吗?不是不再想同她保留这种关系吗?理智告诉我,再这样下去,正常的朋友关系也会变得不正常了。男女之间真挚的友谊并不存在,而这种关系会随时转化成为其他关系。红叶年轻涉世不深,还不懂什么叫爱情、友情。我不能同时坑两个女人,既坑了自己二十余年的妻子,同时又坑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我同红叶关的系冷下来,其目的就是如此。我想红叶找到了她同年龄的对象后,我就逐渐退出来,而他们二人有了感情后,也会逐渐把我遗忘了。但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红叶发现我逐渐冷淡她之后,竟然又找了一个什么别的朋友,居然还是比她大二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用这种朋友来代替我的位置,这让我无法接受。如果我不管闲事,她找什么狗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可是,我们毕竟有了这么长的一段朋友关系,一种说不清的情感,好像总想对她负责。如果她交上了坏人,好像自己没有尽到责任。好像我不自觉地把自己当成了红叶的长辈、亲人。做为亲人,当然不能遇事不管,但是,好像还有另一层的情感,什么感情?说不清,好像怕红叶被别人夺去。自己是确定了要同红叶的关系冷淡下来的,但当这种关系真的冷下来的时候,却在内心深处又无法接受这种现实,最隐蔽的心理又不想离开她。她的甜润的歌声,她亲切的话语,那充满青春的感觉,却无法让人离开。

    这时,我站在河岸边看见了一只鸭子在草丛中捉到了青蛙,另一只鸭子拼命去争抢,这只鸭子叼住那个青蛙游到了河里。刚一张嘴想把青蛙吞下去,不料那青蛙一挺便跳进了水里,鸭子往水里扎了两下,失望地钻了出来,我想,那鸭子是什么感受呢?

    但无论如何,我还要规劝红叶,努力让她沿着我的想法走下去。人生不能走错步,单纯的想法代替不了现实。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不想在同龄人中找对象,因为惧怕婚姻,惧怕同龄人学坏,想在她的长辈中寻找安全。但是年龄大的就靠得住吗?他们的疯狂和年青人有什么区别?在风雨交加的世界里,无论是大树还是小树,感受的不都是一样吗?我还是要红叶改变她的想法,不要在年龄大的人群中找什么朋友。我又像以前一样给她发了短信:你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你找的那个人,其实正是你反对的那种人,你想,他每天都十点钟回到宿舍,在外面所谓应酬、能干出什么好事?哪个单位也不可能天天有应酬的,究竟有多少工作?如果你同他交往:一、他每天在外面找小姐,回来又找你,你能否接受?如果他染上病,而那病潜伏期二十年,你不感到可怕吗?二、他同所有的领导一样,和你过上情人生活,少则十余次,多则几年,最后把你抛弃。他不可能同你做一生的朋友的,最后你伤痕累累,心力憔悴,这种结果你能否接受?如果你有思想准备,能接受这些,你就同他处下去,但是我要提醒你,他绝对不是好人。

    发了信息之后,我又觉得不解渴,又一个接一个发,虽然我打字慢,却有自己思考的时间。我把所有的悲愤都集中在那个人身上,炮火连天,狂轰乱炸,把胸中所有的郁闷都发泄出去。我的心里痛快了许多,觉得我尽了一份责任。其实,那个人确实不是好人,这样的人我见的多了,对女孩子不负责任,清白纯情的女孩子玩了几年,用点钱打发了事,苦果和泪水流给女孩子自己吞去吧。

我是真正的对红叶负责的,直到我的两块手机电池完全没有电量了,我才结束、回到家里又匆忙充电。妻子问我,你怎么才回来,我说单位有点事。她说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愁眉苦脸的?我说:心情不好。其实妻子这几天已经对我解除了戒备,开始变得关心我了,态度也不是以前那样冷酷,正在趋于正常。这令我很高兴,她关切地说:心情不好晚上出去转转,调解调解,这个我知道,人活的就是心情。

    让我晚上转转,这正中我意。我心中暗喜。心想,多么善良的妻子、一个贤慧的女人。我怎么忍心太多的伤害她呢?我不能,两个女人我都不能伤害。

    晚六点刚过,我就呆不住了,我要出去散心,把郁闷散出去,妻子同意了,愿意上哪都行,她不管。我说出去下棋,看看那些棋友们棋艺是否提高了。

    那些棋手其实都是一些臭手,不值得我欣赏。但为了打发时光,我就在一旁凑趣看了下去。一直到十点,我才站起来走出了人群,来到僻静处。我又拨通了红叶的电话,我要监视一下她十点后是否同那个男人通话,因为她讲过十点后那个男人给她打电话。果然,电话占线。我的心情又一下子沉重、郁闷起来了。过了五分钟,我又拨了电话,还是那个电脑传出来的声音:现在用户正在讲话。这样,我更来气了,每隔五分钟我就拨一次,每次都是同样的结果。拨了半个多小时。我确定无疑地断定她正同那个人谈情说爱。因为只有这种情况才能在电话里长时间闲聊。同事,朋友之间绝不会聊这么长时间的。顿时,我简直怒火中烧了。我又控制着、让自己冷静下来,但头脑中总转悠那个男人的影子,那个丑恶的男人。

    我平静不下来,我又给自己吃宽心丸。红叶本不属于自己的,而且自己思想深处已经决定放弃了。你放弃了,就不允许人家交朋友吗?人家有人家活动的小天地,你干吗干涉,你是干什么的?是的,我不想干涉,我不想干涉。但我做不到,我思想上想得通,但情感上通不过。怕红叶学坏?有那么一层意思。怕红叶上当受骗,被人愚弄,也有那么一层意思。但是,但是还有,他交了别的朋友,我呢?我怎么办?此时,我深深地感到了我骨子里已经深爱着她了。

    人类的劣根性,固有的妒忌,男人的占有欲,我什么都有。想脱离她,又离不开,想同她交往,客观上又不充许,我是什么?我是吃锅把盆的最坏的男人。我让一个纯情的姑娘经受感情的折磨,同时也折磨了我自己。我头脑发热,只觉得胸中有一肚子闷气一涌一涌的往上直窜,我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又连续给她发了几个信息,大意是:你为什么让我痛苦?你让我怎么办?你不该把这个消息告诉我,你不该同我交往云云。每发完一条信息,我就拨通一次电话,而电话依然如故,仍然占线讲话。我真想发信息说些不该说的话,但是我舍不得,我舍不得伤害我的红叶。我又想,红叶肯定跟他交往不长,说不定现在就搪塞他呢?她会马上跟他断绝来往的,红叶是听话的。我一面满肚子是气、是怨、是恨,一面却又是怜、是爱。我不断地占在她的角度看问题,理解她,替她开脱,但又感到她模模糊糊地在学坏。她简直不该接触那样的男人,特别是那个丑恶的坏蛋。大约过了11点钟,我再次拨通她的电话,电话发出嘟嘟的声音,这是通了,我长舒了一口气,心情趋于开朗了。电话传出那银铃般清脆的声音,依然那样熟悉,那样亲切。我的怨气顿时消了一半。因为事情的发展怪不着红叶,一切都是我造成的,我不同人家交往了,还不允许人家找别的朋友吗?

    我问红叶,你同那个人谈话怎么这么长时候,一个多小时了,你就不怕浪费电话费吗?她说谈话?同谁谈话?我说:你别装糊涂了,你同你新交的那个男朋友谈话啊!红叶听了格格大笑,笑了一会,她说:“你不要乱想,你乱想什么啊?我们公司最近要召开一个重要会议,我正在下通知邀请朋友呢。我告诉你实话吧,我说的那个人并不存在,如果存在,那就是你。而且我会遇到那种人,而不会同那种人交往的。我会对我自己负责的,我最起码还怕染上病呢!我跟你说的那些都是我编造的。你想想,像你这么好的人我都无法交往,我还想交往那些坏人吗?我从事的这项工作,大多同男人打交道,如果不讲究人品,我不是一个坏女孩了吗?坏女孩在这个社会上生存是很艰难的,大多数结局都是悲惨的。我虚构的那个人,让你听,是想看看你究竟对我是什么态度,我要看你对我究竟有没有一份情谊,不过试试你的真心罢了。”

    我听了红叶的这番话,一颗悬着的心放下了,像一个流浪儿又回到了温馨的家园,可我又像怄气似的说:“那你说黄色录象带以及他的发票之类的话又怎样解释。”她又格格地笑起来说:“你真傻,那都是电视里常演的那些情节,你没看过电视吗?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此时我胸中的气已经全消了,红叶还是那么好的姑娘,可亲可爱,对我一片真心,她杜撰的故事来考验我更表明了她对我的痴情。我又问她,那我发的几条信息你看没?有何感受?她说:“哟,我还没看呢?”

    于是她拿起了手机,在电话里一条一条地读我给她发的短信。读一条,说一句,你乱想什么?无中生有等。我此时也感到方才发的信息确实过了火。在感情冲动的时候发的,觉得可笑,完全误会了红叶。

    那天,她心情特别愉快,跟我谈了很长时间,而我的心情也很舒坦,直到月朗星疏,街灯消失,还是我主动挂了电话,因为时间再晚妻子就要追问了。

    第二天,是休息日,我的脑海中忽然又闪出了那个男人的影子。尽管红叶对我做了那么多的解释,可是留在一个人脑海中的烙印,却不是一下子都能抹平了的。脑海中仍然还残留着对红叶的疑问:难道那个人是假的?难道那些事都是假的?难道他们不是一般朋友,起码也是普通朋友吧?休息日,那个男人可能有闲暇时间,他们二人可能接触。

    我就这样地胡思乱想着,我又拨通了红叶的电话,无人接,隔了一会,我又拨通了电话,还是无人接。于是我断定,她一定在外边活动吧!很可能就是那个人。于是,我拨通了她的手机,手机正常接通,没有占线,响了好长时间,仍然无人接,直到自动中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儿,我又接着打,这次有人接了,但是立刻掐断了。我又接着打,却传出了手机关机的提示。原来,红叶知道是我打给她的电话,不但不接电话,还居然把话机关掉了,是什么意思?我猜想,她正同那个人做什么,能做什么?还有什么好事,很可能正在亲密呢。不然即使花一分钟的时间给我一个安慰也行啊!为什么,为什么不接电话?还把电话掐断了呢?这又一次勾起了我的冲天怨气。我开始使用昨天的伎俩,给她发短信,隔一会发一个,隔一会发一个。但只见信息发出,却末见信息收到。我知道她开机后就可以收到。可是,手机就是不开,好像故意跟我做对似的。

    我在万般无奈中,在焦急的期待和等待中,把所有的想法都倾注在短信中。我写道,如果你选择了那个人注定了你一生的失败,你走的是一条错误的道路。我还写到:一个坏女人学坏,当然很容易,但学坏的女人大多数的结果是很悲惨的。给大款,给高官做情人的女人们,哪一个得到了善始善终的结果?身败名裂,无地自容,身心俱焚,万念皆无。至于那些沦落红尘怪圈、玩弄人生的女人,哪一个落得了好下场?我在规劝她,同时,我的心里酸酸溜溜的。我使尽了全身的解数,开始了强大的思想政治工作。但我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想留住她只同自己一个人交朋友?我不知道,我只觉得似乎在对她负责任。

男人小心眼、在异性的感情上也是自私的,占有,还是从心里关心她、让她走正路?我的感情是复杂的,无法理清思绪。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的心理上、情感上已经自然而然地把她认做知已了。尽管她不属于自己的,但骨子里那种亲近,那种亲人的情怀,已经渗透在我的灵魂中了。

人类的天敌——嫉妒,让我不由自主的、身不由已的关注她的一切。她不属于我的,但我要爱护她。如果一个人能排除掉嫉妒,这样,人的修道就可能达到出神入化了。我做不到,至少我暂时做不到。我不是神,没有宗教信仰,只是一般的凡人。由于我深切地爱她,因此,关心是自然的。越是在乎一个人,嫉妒心越强。这种排他性,古已有之。我在读书时看到汉高祖刘邦死后,妻子吕后把刘邦的爱姬手脚斩断,挖去眼睛,耳朵灌聋,放在厕所里,取名人猪,其狠毒和残酷骇人听闻。三国演义中写道:袁绍死后,他的妻人刘氏把袁绍的七、八个爱妃一个个全部剁掉,真可谓狠毒不过女人心。我常常感叹人类的兽心一点也不亚于动物,联想我自己,我有了深切的体验。嫉妒的排他性,产生的后果是不可预料的。

    由此,我联想到我的爱人。我在乎红叶,不容许她同别的男人交往,那么爱人同样也会在乎我,能容许我同别人女人交往吗?如果她接受自己的男人有情人的现实,她要忍受多么大的痛苦啊!因此,我理解那些刚烈的女子,宁可选择离,选择死,也无法接受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凡是能接受的女人,其内心的折磨是多么的巨大,其实她的心已经死了,只是苟活罢了。男女一方如果能接受对方有情人的现实,除非有几个相关切身利益的条件:1,自己有情人,因此不再干涉对方;2,对方能给自己带来滚滚财源,而自己则能充分享受这些财源;3,已无任何感情可言,思想已麻木。

    我再一次反思了我自己,我站在我爱人的角度,深深地体谅她。

    我度日如年,感情的痛苦和心灵的矛盾每时每刻都在咬噬着我的灵魂。我的心隐隐作痛。直到下午四点,红叶来了电话,她说:“你又胡想些什么啊!我们手机没有电了,我就关闭了,看你那些乱七八糟的信息,你烦人不烦人?我今天这里出点事,单位有个职工到街上,遇上几个小混混打起来了,经过了派出所,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在派出所处理事呢,无法脱身,我知道你没有什么事,就没有接。我告诉你,以后不许乱想,不许提那件事,那是无中生有,我编造的,你有没有头脑,怎么什么都信?”

    我正想同红叶发点脾气,诉诉我的苦衷,不料她却把我数落了一顿。我又一次泄了气,心情也好转起来了、不再有怨、不再有恨。我相信她的话是真的,我不必自做多情、人为的制造误会了。但是,也就是这次感情危机后,我开始深深的思考,不能再继续下去,否则,伤害的是三个人,坑害的也是三个人,我,妻子,红叶,特别是红叶,刚刚开始的人生会毁在我的游戏中,我不能作恶。

我不再想频繁地同红叶通电话了,我要克制自己的情感,减少同红叶的联系,这样对谁都有好处。但是这种联系似乎也有周期性和某种规律,时间长了一点,就无法忍耐、无法克制了,鬼使神差地又拨通了红叶的电话。我同红叶通电话,即使说上一句话,听到一点红叶的声音就是一种愉悦、一种慰籍、一种满足、一种莫名其妙的回归。

    “是红叶吗?最近怎么样?”不知怎的,我还是挂念着她。红叶不紧不慢的、用一种平静的语调说:“你终于来电话了。”说完就停了下来,听得出她此时此刻有一种淡淡的忧伤。

    我只好强调近些日子工作忙,特别是这段时间防汛工作特别忙,丝毫马虎不得,因此也没有心思打电话。红叶说你不用解释,我什么都明白。我为了避免尴尬又没话找话地问红叶:最近英语学的怎么样?考试未考试,进没进六级等等。红叶说:“你什么都问了,就是没问我病情怎么样?好没好?”

    这时,我才想起上次通电话时,红叶有气无力地跟他说她病了。什么病?红叶说医院没有查出来。我当时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她在骗我,是想博得自己对她的同情或者在考验自己、看自己怎么对待她。女人一般都用这种方式,在关键的时候,为了试探男人的情感和对她挚爱的程度,往往用“有病”这种武器去射中男人的心扉,于是男人大献殷勤,抓住不可多得的机遇,表达热烈的爱。反过来又感动了女人更加钟情男人,收到双赢的效果。

    由于我把红叶说的“有病”没有当成是真事,当时就没在意,也没有放在心上,只是心不在焉地安慰了她几句,过后也就忘了。不料她重提这件事,可见她真的病了,于是我又有点内疚,觉得对不住红叶。我感到朋友之间,就应当坦诚相待,就把方才的真实想法告诉了红叶,并说实在对不起,求红叶谅解。这时,红叶才笑了。接着我们又谈了一些别的话题,渐渐地谈话恢复了以前的自然和亲切。

    我谈到了防汛,谈到了扶贫、捐款,也谈到了对单位某些同志的表现不满等。当我说到现在的机关有些干部觉悟不高时,红叶说:“你真是老古董了,落后于时代了,看来你们这一代人真得转变观念了。觉悟?什么叫觉悟?觉悟一词是佛语,意即醒悟、自新,就得了某种真谛,摆脱了某种东西,达到了新的境界。现在哪有还使用觉悟一词的。不是说机关干部不讲觉悟了,说教那些东西毕竟站不住脚了,大河东去了。现在的人不论在机关还是从事别的职业,首先要讲良心,道德,人性等善良的一面,这些东西是人们先天就有的,当然也不排除后天影响和造就。人的良知和性格多数是先天注定的,关键是怎么开发和运用。人有了良知和善心,他就会根据他的情况从事他应该做的事情。别人强迫的东西甚至行政命令不符合他的心愿,这能得人心吗?其次人都有丑恶、悲劣甚至恶性的一面,这些东西也是先天固有的,因为它会对社会造成破坏和危害,因此人类要限制它。这就要讲法律、制度等,维持一种秩序,依法治国,依法行政,在机关不也是如此吗?谁违反了法律、制度就要惩罚谁。但任何时候,恶人、善人总是先天就存在的。”

    我说:“机关做为全社会的表率,道德水准应该高。”红叶说:“你怎么老说错话呢,机关是不是人组成的,机关的人也一样有善的和恶的。再说,机关只是一种职业,同其他社会分工一样,是一种工具。管理国家和社会的工具。真、善、美来自群众,来自民间。要寻找这些东西到人民群众中去找。所谓机关,从有人类以来就是统治者。统治者掌握着权力。于是也就最容易滋生假丑恶。”

    听了红叶的议论,我想:新一代知识分子的这些理论,我真的不理解是怎么样得来的。也许这就是代沟,就是我同新的一代感情思想的差异。也许自己落伍了,但我也不能恭维这些理论就是正确的。我就反驳说:“你说的不对,毛泽东、共产党不是培养了整整一代人吗?八路军、解放军的作风,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秋毫不犯。我们自觉形成了一整套优良传统,优良制度和优良作风,难道不应该继承和发扬下去吗?”

    红叶说:“当然可以,但是继承不下去。那是因为毛泽东把他的个人意志强加给了那个时代的群体。毛泽东本身就是大善人,大恩人,他用他的思想治理他的部队,如果有人不听,就搞运动,执行纪律,枪毙。这要人类的特殊时期战争年代可以。用他的意志保证战争的胜利。但是进入了正常的人类和平与生产时期,这一办法就不灵了。人类社会有人类社会的规律,马克思说的存在决定意识是客观真理。毛泽东再把他的善良思想强加给整个社会,就如同海市蜃楼了,理想和愿望是美好的,当时缺乏基础。老人家为了加速实现共产主义的进程,不断地搞各种运动、想整体推进人类的思想进程,尽管人们表面拥护还是案中抵抗,结果,随着他的权利的结束,一种理想也幻灭了,这就是毛泽东的悲剧。而一些人用个人的恩怨攻击毛泽东专制,树立个人崇拜、误导同样的人群欺骗另一类人群,这也是我们社会的悲剧。”

    接着,红叶又说:“你现在就犯这个毛病了。你把你的意思,个人道德素质强加给机关,你用你的想法治理机关,这是危险的。做为机关、单位,凡有人群的地方,毕竟都有善良的和丑恶的两类人群,用自己的意思识去治理一时一地的环境都不行。机关有机关的道德规则,制度、规律,体现推动国家和社会前进的运行机制,只能去顺应它。如果领导人按照自己的意志、思想、经验、素质去治理机关,就会今天这个领导一套,明天那个领导一套,浪费人气和社会资源。结果让全社会区分不清哪个是正确的、哪个是错误的。老百姓说错误的不一定是错误的。例如你给贫困户捐款,农民会说你好,但是机关干部不会说你好,哪一个正确?谁给你的权力。这是机关道德机制吗?这不是你个人的意志吗?也是你违反了机关运行规则。”

    我说:“那么机关干部总得比普通群众的思想素质高些吧,机关要做出表率、不断地净化人的灵魂。”

    红叶说:“培养人类灵魂是人类文化积累的过程。这个过程永远不会间断,又永远在重复。就如人吃饭一样,吃了、消化,消化、又吃,经过这样反复的循环过程,人类才发展。现代社会人们的生活富裕了、安定了,但人类的灵魂、人性同十八世纪,十九世纪一样,是没有太大变化的,所变化的只是一些形式。这就是所谓永久不变的人性。人类智慧的提高不意味着人性的提高,一个研究生的道德水准不一定比一个农村普通妇女的道德水平高。二者的区别只是虚伪和掩饰的程度不同。”

    红叶还告诉我:“培养人性善良的一面,人类已经找到了办法,用不着你去劳神费力。这个办法就是宗教,用宗教去对付丑恶。”她还说:“你们的小赵所以同意捐款,是因为他信佛。但宗教又制造丑恶,骗取钱财,让你志愿的奉献给宗教统治者或者志愿为什么献出一切。这就是宗教的本质,是宗教盛行不衰的原因。毛主席用学习雷锋的办法培养人,那不行,那会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雷锋为什么那样,因为感恩共产党,人民群众救了他。因此他对敌人恨、对同志爱。宗教培养人则是因果报应,上天堂、来生幸福等等,仍然是满足人们的自私要求,希望自己的灵魂不受惩罚,得到好报。”

    这些话题,都引起了我的极大的兴趣。这就是我喜欢同红叶交谈的原因。我想:喜欢红叶什么呢?难道这不是原因吗?她的才气,总是给我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这一天他们谈了足足二个小时,以至于许多人给我的电话都打不进来。红叶还高兴地告诉我一个重大消息。红叶说:“你猜,好事。”我猛然想起:莫非她谈恋爱了,有了自己的恋人了?心里不由得惊悸了一下,就说猜不到。红叶说:“我当经理了。”

    “什么经理?”我又有疑惑了。“不是总经理,是二级经理,管一个小单位,有几个人,兼承包性质的,收益情况完全靠自己经营。”她又喜滋滋地想我解释。

    “那好啊,祝贺你!”我懒懒地说。

    红叶又说:“你可以支持我啊!”我说:“你告诉我吧,怎么支持?一定在所不辞。”

    红叶说:“精神支持就行了,多给我点安慰,我的英语要暂时放一放,但不是放弃。要用一段时间学一学实用法律,因为这方面的知识太少,今后要用到。以后可以同你交流一些管理方面的知识,谈谈体会什么的,这样很有意思。”

    红叶还问我,你学习过心理学知识没有。我说接触过一些,但没有系统地学习过。红叶说:“知识都是死的,人是活的,知识不是书厨,学了就要用。你的捐款行为之所以遭到一些人的反对,是因为你超过了人们的心理承受能力,如果捐给街上乞丐一元二元钱,人们能乐意资助,但如果捐一百元,二百元,有几个愿意掏的?培养人们的道德素质,要从点点滴滴做起,你说我说的对吗?”    (待续)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弄潮的人们》

下篇文章:初春红叶山有情(续九)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海天远处(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5243047 联系人:蓝宇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