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好官难当(续八)_海天远处!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网友论坛>>>好官难当(续八)
本站时间
最新新闻
·哈尔滨太阳岛印象
·公交车上的一幕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六)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五)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四)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三)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二)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一)
·初春北京行
·拜年了
主站论坛
好官难当(续八)
发表日期:2006/1/17 17:04:00 出处:原创 作者:良宇 发布人:lzxlns 已被访问 183

       第九章  杨书记爱民思民策  万局长抚民熟民情

高山来到县委办公室,秘书小王迎了出来,把高山让进自己的办公室,小王问高山同杨书记事先约定没有。高山说没有约定,小王说杨书记特忙,每天找他的络绎不绝,几乎推不开门。小王还告诉高山进去就谈正事,一般别超过五分钟。小王说杨书记嘱咐过他,如果局长找书记,一般等待时间别超过一个小时。因为局长来了都有很多事情。小王说现在是政法委的颜书记正同杨书记淡话,他谈完后你再进去,二人就在一起谈起了杨书记,小王说杨书记为了表示在蒲柳扎根,不改变面貌不回城的决心。正在张罗把家搬到蒲柳县城。高山听到这里,心里深为感动.这时颜书记走了出来,小王才让高局长进去。

高山来到书记办公室,见杨书记一脸笑意,热情地招呼高山:“坐!坐坐!”

高山发现杨书记这次见到他,同以前对他的态度不一样了,是那样的亲切、自然,和和气气地笑。杨书记竟然笑咪咪地打趣说:“我一见到你就亲,连眼珠都乐,老大哥你给我作脸,我认可你.。”

高山心里一阵暖意,心里便有一种甜蜜的感觉,一个年龄比自己小得多的领导,能说出这样推心置腹的话,说明彼此不隔心了,共同的思想基础是他们想能想到一起,说能说到一起的主要原因.。高山便向杨书记汇报了自己去协调局这一段的工作情况,杨书记连连点头,说:“你的情况我也听说了一些,你干的不错,你尽到了一个领导干部的责任,组织上没白培养你一回啊!”

接着,二人便谈起了农村士地量化工作和干群矛盾。当谈到农村债务形成的原因时,高山就把同西伯牛村大肥子谈话的事说了一遍。高山又根据自己在农村多年工作经验,谈了自己的体会。高山认为农村债务形成的原因主要有四点:一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九十年代大办集体企业,正赶上由通货膨胀到通货紧缩时期形成的外债;二是,干部一上台就要形象,要政绩,这些形象和政绩,靠钱去堆砌,如修村路,建校舍,盖村部,上自来水,超负荷运转。没有钱怎么办,就到士地上去取,长期发包,造成村里举步维艰,顾此失彼,力不从心;三是,乡统筹,村提留。所谓三提五统,原则上由农民去拿,但农民承包费要不上来,只有垫付。一个村要二、三十万,没有钱就去抬款,利息二、三分。十年就是二、三百万。再加上利息,就更多了;四是,干部要求不严,吃喝腐败,招待费超标。以招商引资、产业结构调整为名,外出参观,迎来送往。由于财务制度不严,促使个别村干部有腐败现象。

杨书记认真地倾听,并不时地发问,还到办公桌上拿出来笔记本认真地记录起来。杨书记的笔记本不是那种随身带的小笔记本,而是那种比较大的,封面带扣子能扣上的那种。高山看到,杨书记的笔记本已经记了满满的一多半了。高山想,那笔记本起码有几十万字,他是不是在记素材,将来好搞点什么研究?

这时,杨书记抬起头来,问道:“村级外债是干群矛盾的主要原因,作为组织,我们有没有责任?”

高山说:“平心静气地讲,我们组织上是有责任的,首先,工作失误的责任,如九五年省水利局人为发的大水一下子淹了半个蒲柳县。两个乡农民联合起来告省水利局,但不能立案。再如前几年搞士地股份制,士地发包给大户,违反中央关于士地新一轮承包的政策,造成今天工作的被动。再比如我们过去行政干预办工业,搞产业结构调整的思路,由于不符合市场规律,工作造成了一定的失误。”

杨书记这时打断高山的话,说:“我问的不是这个意思,我问的是我们各级组织对干部的管理教育方面,应该尽哪些责任。”

高山说:“当然有责任,我们各级党委对基层班子抓的力度不够,监督不够。我们各级组织只对基层下任务,多半是布置下去就算完事了,但落实的少。提要求提的多,接要求执行的少。至于干部如何挪用,处理村里的财产,如何管理财务,没有人管理教育,没有人监督,致使村干部我行我素,长期自然成长,想咋地就咋地,一手遮天。”

杨书记听到这里,关切地问:“我们能不能建立一个管理,监督的机制?限制干部的腐败,提高干部的积极性。”

高山说:“现在村干部更不好管理了。这些干部是老百姓选举产生的,不是上级组织任命的。上级组织说话不灵了,谁也说不了谁,谁也管不了谁。不干事业,又不能把他咋地。他见硬就回,见矛盾就躲,见得罪人的事,就做好人,比如士地量化的这些矛盾。谁也不去解决,占着位子不拉屎,还得乡干部下腰干。再一个是干多干少一个样,现在村干部工资上级转移支付,干好了给这些钱,干不好也给这些钱。上级的什么工作,都要通过村干部去传达、去布置,可是村干部不干,你有什么办法?”

杨书记这时放下笔,沉思起来。停了好一会儿,他站起来给自己的杯子里倒上水,又给高山的杯子里倒上水。然后认真地说:“老兄,我准备组织二十个工作队,深入各乡镇协助搞好农村士地量化工作。你出一个人选。你下去之后,要给我摸索出经验来,一是如何化解农村矛盾的办法,二是如何管理村干部的办法。你每个阶段的工作进展情况,都要向我汇报,每天汇报一次,我随时掌握进度,你看怎样?你作为老大哥,要当好我的排头兵。”

高山笑着说:“书记布置的工作能不干吗?干与不干是态度问题,干好干坏是水平问题。我保证尽最大的努力完成这项工作。”

杨书记高兴地说:“这我就放心了。”这时有人敲门,杨书记说:“我同别人谈话一般都是五分钟,有事说事,你看,跟你谈话这嗑都唠不完了,快两个小时了。别人都等不及了,好吧,下次再谈。”

同高山谈话结束后,杨书记又谈了几个人,都有收获。杨书记这几天正在理清思路,经过与上访群众的接触,经过与承包大户的接触,经过与一般种地户和无地户的接触,经过与村、乡(镇)两级基层干部的接触,以及各部委办局和其他县级领导的接触,关于如何做好农村新一轮士地量化工作的思路,终于理清了。

荣平县县长汇报的农村十二个焦点问题以及高山汇报的农村债务形成的四大原因,其实杨书记早已掌握了。农经局,农业局,林业局,士地局等部门早已向杨书记汇报了。他感到农经局局长老万懂得农村政策,用的熟练,同时又会做农民工作,政治上老成,值此关键时期,应当发挥农经局解释政策的特殊作用。但老万已接近退休年龄,按政策早该切下去了,因此老万就有点活思想,想糊弄到正式退休算了。杨书记决意要留下他,让他在任上一直干到农村士地量化工作结束,杨书记就找老万谈了话,让他站好最后一班岗,发挥好老同志的作用。老万受到了鼓励,立刻焕发了革命青春,花白的头发油得黑亮亮的,仿佛年青小伙子一样,每天唇干舌燥地做着各类上访户的解释工作,并且不断地给杨书记出谋划策,杨书记要点什么情况,老万都能及时提供上去。

虽然新一轮农村士地量化工作存在十二大焦点问题,债务形成四大原因,让农村基层干部伤透了脑筋,感到无计可施,困难重重。但杨书记破解难题目的办法已经想出来了,他认为:这项工作主要的矛盾集中在两类人,两部法律的矛盾上。一是绝大多数农民要求按照农村士地承包法量化士地,重新分给个人,这样,承包士地的大户以及地顶债的户就要把地让出来,中止承包合同。而这些承包大户以及地顶债户当然不同意。他们平整了士地,打了电井,购买了柴油机,水泵等各种设备,承包不足二年,正赶上粮价上涨,见效益的时候突然失去了利益,简直如剜心一样。他们要求按合同法办事。这样,事实就成了两个法律的矛盾,两个法律打仗。一个要求按照农村士地承包法量化到个人,如果士地不分到人头上,就违反了“农村士地承包法”。一个要求按照合同法办事,如果中止了这个合同。也违反了《合同法》。这两种法律是平等的关系。不是宪法同其他法律的关系,也不是法律同法规的关系。没有谁服从谁的关系,怎么办?把哪一个法律打倒?怎样打倒?用什么方法打倒?因为二者是不能共存的。作为县委书记的杨光,是坚决执行中央的政策的,同中央保持一致。在这个问题上,他不能打折扣,不能当维持会长。必须按中央的政策办。不折不扣地把士地量化工作做好。这是县委书记党性强不强的一种表现。同时,作为县委书记,他的立场必须站在绝大多数群众利益的一边,同时照顾到弱势群体的利益。这是党的宗旨决定的,对人民群众的态度,也是党性强与不强的一种表现。因此,只人牺牲少数人承包大户的利益,中止合同。把地平均地分给农民。同时,还要考虑保护承包人的利益。因为杨书记清楚,承包人投入的那些钱,也是辛苦的汗水,省吃俭用赚来的,不是不义之财,都是血汗钱,有些还是民间抬款,因此须维护他们的利益,使他们不受损失和减少损失。要考虑承包大户的投入,劳动等损失,还要考虑承包费和利息的损失。至于量化后是否再继续承包,大户是否继续包地,农民愿意包给他还是不愿意包给他,那完全是农民自愿的行为。按照市场经济的规律,由农民自发地把士地集中到种田大户手里,由市场去决定,这就是杨书记的基本思路。

但是,实现这个愿望,应该怎么具体操作呢?换句话说,用士地承包法打倒合同法,用什么武器。当然不能用行政手段,如果用行政手段,一是违反合同法;是承包人不服,矛盾全部集中在政府这边,引发又一轮矛盾;二是如果用行政手段,还要宣布原来县委关于士地股份制的决定是错误的,这样更复杂。杨书记想到了民主,用民主打倒法律。村民组织法规定,村民的最高权力机关是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农村的一切权力皆归于村民大会。何不启用民主的武器呢?对!全民公决。如果老百姓同意士地重分,中止承包合同,那就重新量化士地,如果老百姓同意继续承包,那就继续承包。一切以老百姓的意愿为主。这样,乡镇和县里,就用不着下文件、发通知了。把乡和县两级干部摘出来,把政府摘出来,而政府只是起个引导组织作用。如果县乡下文件硬要这么做,反而违反了合同法。政府违反法律,这是不充许的,而村民大会违反这一个法律,但符合另一法律,因为是民主,政府不追究,也就默认了。在当前错综复杂的国情面前,在两个法律矛盾的情况下,只有民主机制最有效,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杨书记的主意已定,就把自己的想法同洪县长进行了勾通,洪县长听后眼睛一亮,立刻表示赞同,并称赞这是解决当前农村矛盾最好的,最有效的办法。杨书记因为没有农村工作的经验,对农村有些情况,没有体验过,开始还以自己这些想法是否幼稚,是否不符合实际,因此心里不是十分踏实,及至听了洪县长的大加赞赏后,脸上便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他相信有农村丰富工作经验的洪县长,对自己的想法绝不是一种吹捧、奉承。从洪县长那殷切和肯定的眼神中,他看到的是恳切和盼望。因此,杨书记心里便有了底,对自己的想法坚定了信心。二人共同的目标和理想,使二人有了共同的语言。在这一任班子上,二人一定要把蒲柳县建设成经济繁荣,社会稳定,人民安康,幸福和谐的社会主义社会,要干成大事。在蒲柳县的历史丰碑上,刻下自己的名字。

二人又推心置腹地研究了这项工作的办法,完善了一些细节。大体上研究了以下办法:(一)县里四大班子率先垂范,深入到所包乡镇检查指导工作,同矛盾大、问题多的乡村“坐堂全诊,开方子,出点子”;(二)建立基层党政一把手工作责任制,把解决土地纠纷工作作为重中之重;(三)县里选派得力干部,组成20个工作队,全县统一指导乡镇开展工作。(四)本着分级负责,归口办理和谁主管,谁负责的工作原则,对180件疑难信访事件实行严格的包查制度。(五)部门配合,多措并举,形成解决问题的合力。信访办,农经,土地,交通,林业,水利等业务部门分兵把口,公、检、法依法履行职责。纪检、审计等执法部门,发挥职能作用,查处集体访,越级访背后瘾藏的腐败问题。二人都认为,只要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决心大,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出台五大措施,要坚决贯彻落实下去。

这时,洪县长又担心地提出,农村的另一矛盾,也不能不说是主要矛盾并且也是引发农民上访,影响农村稳定的主要原因。那就是干部不廉与农民不满的矛盾。群众认为村干部贪占,大吃大喝,是一群败家子。而干部则认为,自己辛辛苦苦工作,为党和政府卖命,上边千条钱,下边一根针。什么事都要村干部去干。如果不吃点、喝点,还干它有什么意思?

杨书记说,只要有腐败就查,有一件查一件,决不估息,决不手软。洪县长说,如果查处的面太大,也会影响安定团结,基层干部是互相影响的,如果都撂下挑子不干,农村这些工作由谁去干,由谁去落实?

杨光书记看着洪县长一脸诚实和困惑的目光,心里就乐了。他笑着对洪县长说:“老洪你真是实干家!刀把子不是掌握在咱们手里吗?过去党的政策叫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个政策当然不能变,现在执行起来可以叫做查处从严,处理从宽。查处一定要严,水落石出,但在处理上要考虑具体情节。如这个干部是不是干事的,给党和人民做出过什么贡献没有?还是一上台就腐败、当败家子?再比如是否有客观因素的影响,或者工作失误,还是主观上就是想败坏事业等等。好人犯错误和坏人做恶事难道没有区别吗?怎么处理,不是我们说了算吗?洪县长恍然大悟,会意地笑了。

两位主要领导勾通后,意见取得了一致,杨书记又叫秘书把农经局老万局长找来,有事商量。

老万接到秘书的电话后,对着大衣镜整理整理领带,掏出梳子梳几下头。别看年龄大些,但人要有精、气、神。老万挑了一些材料,就来到了杨书记的办公室。杨书记见老万精神十足,颇有年轻的意思,心里觉得好笑。暗想不是因为你年轻才留你,而是因为你能干、懂政策、会工作才留你啊!何必在打扮装束上费功夫?杨书记热情地招呼老万坐下来,杨书记就直截了当地把自己的想法同老万谈了,又把县里的五大措施也讲了。

老万听了心里暗暗的称奇。他万没想到一个未在农村工作过的县委书记,竟然能想出这样的高超的办法,真是站得高,看得远,这样年轻的领导真是难得的人才啊,奇才啊。老万满脸堆着笑,谦恭地说:“我在农村工作这么多年,按理说也是个农村通了,都没你来这么短的时间懂农村。杨书记你真不简单啊!”

老万从内心讲想吹捧杨书记几句,但说得太露骨又怕杨书记认为自己是阿谀献媚之徙、留下坏印象,就没有说下去。但老万此时对杨书记的佩服那真是五体投地。困惑自己内心好长时间的矛盾,也就是农村无法解开的扣,竟让杨书记一个点子就拨开了。顺着这个点子走下去,农村的上访问题不是迎刃而解了吗?老万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他对杨书记说:“这回群众上访我可有词对付了,哪一派群众上访我都有办法了。”

杨书记也笑着说:“光有词对付群众那是第一步,第二步主要是解决问题啊!要让群众实打实地看到我们做工作了。”老万点头哈腰地说:“那对,那对”。

杨书记又说:“万局,还有一件事,你得给县里做点贡献。”老万觉得杨书记又信任自己了,巴不得自己多干点工作。忙说:“什么贡献?用得着我老万的地方,书记尽管发话。”

杨书记看着老万的眼神说:“把一楼大厅腾出来。”老万吃了一惊,他万没想到书记让他腾出一楼大厅。一楼大厅是老万所在局的资产,每年出租,房租费有三万元,做为局里经费不足的补充。大厅腾出来,就意味着局里每年少收入三万元。意味着同志们奖金没有着落了。老万半张着嘴巴不知说什么好,方才的笑脸变成了惊恐的面容。杨书记见状,知道他的难处,就说:“万局,无论如何你先腾出来,体谅县里的困难,小局服从大局。我用它做信访接待大厅,让信访进厅,群众有一个休息的地方,不能在县委,县政府两个大院乱窜,像逛市场一样。咱们要体现情感化管理,给群众一个温暖。让他们知道,这是人民的政府,有问题政府会解决的,至于你的困难等县里经济好转后,我会考虑的。”

老万迟疑了一下,见杨书记这么说,也就无可奈何地说:“有书记这句话,我照办。”

杨书记说办就办,限老万一个星期内把大厅腾出来,老万说时间紧了点,但保证能做到。

县委杨书记化解农村矛盾之策,经洪县长和万局长的肯定后,甚感欣慰。但这样操作又未免唐突。必须把问题想细想全面,他就想到了法律。假如种田承包大户诉诸法律,起诉到法院怎么办?他决定同法院院长和司法局局长商量商量,想一个万全的办法。他让秘书通知两个领导,有事相商。

两位领导先后到齐了,杨书纪说:“你们知道,现在上访的太多,其中90%都是土地纠纷。主要是土地承包大户和一般种地农民的矛盾。前几年粮食价格低,种地没有利润,有部分农民弃地而走,去市里打工。没有弃地的也不愿意多种地、多包地。在这种情况下,村里把土地承包给了种粮大户,承包费抵了村里的外债。当时县委还发了文件,肯定了这种做法。现在粮食价格上扬了,再加上中央给土地补贴,免交农业税等措施,极大地促进了农民种田的积极性,纷纷要求重新分地。但这些大户与村委会签了合同,合同还未到期。现在看,必顺站在多数农民的立场上、中止承包大户的合同,把土地平均分给农民,然后农民自愿流转土地。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平息矛盾。但单方面中止合同,又违背合同法,你们看怎么办?”

法院宋院长目前的身分是代理院长,尚未转为正式院长,正想给县委,县政府做点什么贡献。听完杨书记的话,凭着自己丰富的法律知识,立刻就有了办法。他说:“这个容易,法院不受理就可以了。九五年省水利局人为发大水,省市县法院用的就是这个办法,不受理农民的上告,这在法律上也说得通。因为法律上有息讼原则。如果法院受理的案子,会使矛盾越来越多、越纠越大,这就不符合制案原则。我们法院也是维护地方安定团结的部门嘛!再一个,这些合同是与村委会签订的,没通过全体村民的表决,因此也可以视为无效。有效与无效,正如杨书记说的,让老百姓自己表决就是了。只要我们法院不受理,这些矛盾就推回到了村民内部之间去解决了。”

司法局长听了点点头,表示别无他计,也只有用这个办法。他说:“这样做也说得过去。但严格说合同是有效的,如果没有村民上访告状追究这件事,不是还在继续履行合同吗?但我们是人民的政府,人民内部之间出了矛盾,政府只有想办法调解,把事情做得公正、公平一些,也别让承包大户吃亏,这样两方面都说得过去。”

听完一位院长,一位局长的表态,杨书纪心里的底气更足了。多年来积累的矛盾,农村错综复杂的局面,他将要着手解决了。虽然这些矛盾不是一天两天之内就能解决的,但毕竟有了办法,有了思路,过去我们领导最大的困惑,不就是思路不清吗?思路清了,决心下了,就看我们的工作力度了,看我们的干部队伍的能力了。

信访大厅落成了,屋内装修一新,一排椅子供上访者休息,还有热水。但上访的群众并不买账。依然到县委、县政府的两个大院,直接找书记、县长对话。他们认为只有书记、县长亲自接待才算重视他们的问题,才能得到解决。其他官员接待,都是应付、是废子。

这天,西伯牛村的大肥子又带着一群人来上访了,因为乡党委书记的许诺还没有兑现,为了促其早日兑现,大肥子必须带领群众多次来“闹”,才能见到效果。因为县委杨书记和办公室吴主任去市里参加一个会议去了。门卫就没有拦住大肥子一行人,大肥子闯进了走廊内,见到书记室,轻轻敲了几下,屋里没有动静,又轻轻敲了几下,屋里依然没有动静。大肥子确信屋内无人,胆子来了,他要在同伴们面前显出自己的英雄气魄,就咚咚地用拳头猛击书记室的门面。这时,农经局老万局长走了过来,一脸严肃又带着怒气问道:“你是干什么的?你为什么踢书记的大门?你扰乱公共秩序,我要处理你。”

大肥子自知理亏,但在同伴面前还要装硬,就辩解说:“我没踢书记的大门,我是敲书记的大门,踢和敲你懂吗?踢是用脚,那是违反规定,扰乱公共秩序。我是用手敲,我用手敲门有什么不对,不敲门能听得到吗?”

大肥子没啥文化,初中毕业,正因为读的书不多,学的那点知识反而记得牢,这时他想起了上语文课时,老师讲解的诗词时的典故,就说:“僧敲月下门和僧推月下门是两码事。”大肥子用手指头敲了两下门说:“这叫敲”。又用手推了两下门说:“这叫推,你懂吗?”

老万暗自觉得好笑,但仍然绷紧脸皮,严正地说:“你们有什么问题老是上访,乡里不是答复你们了吗?你们就等着呗,为什么老来?简直是胡闹。”大肥子身后的小秀接上话茬说:“我们就是要种地,平分土地。给我们一碗饭吃。”

老万听了立刻翻了脸,大声说:“头几年包地时,你们为什么不要?你们看粮食价低了,就弃荒不种田了,现在你们看粮食价高了,又想从大户手里要地,便宜都让你占吗?大户如果前几年不包地,都像你们那样,这地是不是撂荒了?现在大户有合同,中止合同是违法的,你们知道不?现在政府也是依法执政,谁敢违法?政府正在想办法给你们疏通,你们怎么能闹政府呢?”

一席话把这几个人说得哑口无言。大肥子见状,焦急起来,立刻说:“我们告村干部腐败。”老万的目光紧紧地盯住大肥子的脸,不依不饶地说:“说话要有证据,告他贪占要拿出证据,没有证据,光凭想象,那不是诬告吗?现在讲人权了,诬告别人是有罪的。你们告别人有证据吗?”

大肥子说:“我们老百姓有什么证据,就知道外债多,我们包地钱哪里去了。”老万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提出问题可以,我们把问题弄清楚,但问题没清楚前,谁也不能说谁谁腐败,谁谁贪占,乡里不是说了吗?这些问题乡里会还老百姓一个明白的,你们不在家等着,到县里胡闹什么?你们都回去。”

大肥子就故意放了一个长声,怪声怪气地说:“还是官嘴大啊!咱们走吧!杨书记也没在办公室,白来了一趟。”

杨光书记从市里开会回来后,听到老万的汇报,结合市里的要求,感到不能再拖下去了。第二天就招开了常委会,这项工作方案和措施,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孟付书纪、郝主任、马主席都感到这个年轻的县委书记有两把刷子,不简单,怪不得市委放心地把蒲柳这个地方交给他去治理。

杨书记又强调县级领导,必须按照工作责任制,把所负责的乡镇工作做好,深入下去,“坐堂会诊”,“开方子、出点子”,他有机会要亲自听取汇报。那些想偷懒的县级领导一听说书记亲自听汇报,都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和责任,生怕干不好工作无法向书记交待。

在下午召开的乡镇党委书记和乡长镇长会议上,20个工作队也组成了,每个工作队一名队长,两名队员。这二十个队长是杨光书记亲自挑选的精兵强将,高山自然名列其中。队长和全体队员也参加了会议,汪付县长宣读了工作方案,烽烟台镇和西坨子乡做了表态发言,高山也代表工作队做了表态发言。杨光书记和洪县长分别讲了话,杨光书记要大家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的”指导思想,始终把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感情上贴近农民,生活上关心农民,方法上引导农民,工作上依靠农民,要到群众中摸实情、倾听群众的呼声,只要从实际出发,一切紧紧的依靠群众,什么办法都会产生,他态度坚决地说:对不负责任的干部这次一定要动真格的,该批评的批评,该调整的调整,该撤职的撤职,决不估息。所有参加会议的同志,都感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感和紧迫感,再像过去那样马马虎虎的工作,肯定是不行了。再维持现状,得过且过都混不下去了,只有和农民群众心贴心,真心地帮助他们解决问题和矛盾,真正落实中央精神,这才是当个好干部的唯一途径。形势强迫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必须有作为。

会后,二十个工作的队长和队员留下来继续开会,由农经局老万局长组织培训。杨光书记没有参加。杨光书记关于支持土地承包法,用民主的办法打倒合同法的观点,当然不能公开讲出去,而是由老万局长用培训的方法,巧妙地传授给大家的。大家当然有兴趣听老万的讲话。他说:“我们要树立执政为民的思想,不能站在群众的对立面,要和群众逐渐拉近距离,耐心细致地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要认真解决群众提出的问题,方法不能简单粗暴,更不能激化矛盾。”他还说:“对以地抵债和长期发包一次性收费的土地,村集体经济组成员要求赎地的,由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村民大会或代表大会讨论通过,废止原承包大户的承包合同,并将废止的合同通知书,各种补偿通知书先交原承包大户。对年限租金按合同履行年限计算利息补偿,地上有形投入按实际折旧补偿,原承包大户与村委会协商解决。”

他还说:“要充分发挥村民自治作用,认真按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办事,村民的事让村民自己办,任何组织和个人不能强行干预。土地承包工作,不能强求统一,要因地制宜,一村一策。对一些重大问题必须通过集休经经济组织成员的三分之二以上讨论通过,方可实施。”他还说:“要推选一个土地承包工作小组,凡涉及土地承包的事宜,一切工作都由该小组负责完成。对于以地抵债放长期发包的土地,赎不赎,怎么赎,设施农业怎样量化,村级债务怎么化,四荒确定,一事一议。不能以两委班子代替工作小组。

“两委”指党支部和村委会。请看,老万多么高超,把党支部和村委会的责任也摘了出来。老万把杨书记的观点、思想全部贯彻了下去,同时又不留任何痕迹,体现村民当家作主的机制。杨书记没有看错,老万确实是一个懂农村政策、会做农民工作的领导干部。

最后,老万还高兴地告诉大家,这项工作最大的难度是资金问题,如果农民无钱赎地,可能许多事办不成。杨光书记已经考虑到这一点了,前几天杨书记和吴主任就去省里跑贷款去了,已经借到了一大笔钱。但不到万不得已时不能借。如果哪个工作队说自己无能了,再无办法做群众的工作了,你就开口找杨书记借,我给你办手续。高山深深地感到,杨书记考虑问题周到,细致,未雨绸缪,总是先于别人,把工作做到家,有这样一个把全部智慧硬献给事业的人,何愁工作做不好。

    (待续)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好官难当(续七)

下篇文章:恭喜发财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海天远处(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5243047 联系人:蓝宇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