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跨越代沟的恋情 (十四)_海天远处!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小说七>>>跨越代沟的恋情 (十四)
本站时间
最新新闻
·哈尔滨太阳岛印象
·公交车上的一幕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六)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五)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四)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三)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二)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一)
·初春北京行
·拜年了
主站论坛
跨越代沟的恋情 (十四)
发表日期:2006/5/9 18:11:00 出处:原创 作者:良宇 发布人:lzxlns 已被访问 351

             十四,远山含黛

    第二天,用过早餐之后,红叶领我去了旅游公司,她告诉我:我们要坐旅游公司的车先去各个景点转一转,我没有意见,像一个很听话的孩子尾随着她。

    在红叶进入大厅去办手续的时候,当我提着旅行袋等、在外面等她的时候,纷繁的小广场上,迎面朝我走来一个瘦高的男人,身着休闲服,见我就像熟人一般,热情、和气地问:“朋友,去××旅游吗?我的轿子马上走,我一直送你到XX,价格同客车一样。”原来是揽生意的出租车司机,说着他就把我的旅行袋接了过去往他的车上放,我被他的热情打动了,我想:同红叶坐轿车去岂不是更好,我在家里就坐惯了轿车,清闲自在、无人打扰,我不喜欢人多、乱哄哄的那种,我不由自主地就上了车,坐在轿车里等着去办理旅游手续的红叶。没有说上几句话的功夫,红叶就从大厅里出来了,我赶紧拉开车门朝红叶招手,可是,红叶却示意我下车,并说,已经办好了专车不能随意退掉。我只好从轿车里走了出来,对司机说了对不起,心理有些过意不去。那个司机倒是挺文明的,什么也没有说,还帮我拿上了旅行袋,我觉得京城的出租车司机比我们那里的好多了。可是,红叶告诉我:不能做他们的车,他们嘴上说的好,欺骗外地人,坐上他们的车就七拐八拐地绕绕弯子,你懂吗?我心里想,原来,和我们那里也一样啊!

    我和红叶坐上了一个限乘十人的旅游专用车,这里都是临时拼凑的十个闲散旅客。车上除了我和红叶,有两个学生模样的姑娘、两个看上去像记者模样的小伙子、一对老年夫妇,他们是上海人,操着生硬的普通话,还有一对是中年夫妻是哈尔滨人,怎么都是一对、一对的呢?我就想,现在是改革开放年代了,人们已经不再像过去那样守旧了,人们的情感世界里都需要某些添加剂了,谁不需要卿卿我我的情调啊?

    事先我和红叶也说好了,红叶称呼我为张经理,我则称呼红叶为叶导游,这样是为了免得别人说闲话。可是,我和红叶一上车,那几个游客的眼神里就显出异常的目光,似乎人们都明白了我们的关系,现在的人怎么都这么怪呢?好像他们惊奇、疑惑的是: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怎么跟上一个半土不土的土老冒呢。他们为什么会这样想呢?大概是情侣们到处旅游、观光,已经给人留下了普遍的印象,一对一双的人们不论怎么掩饰也抹不去人们的心理认识。

    红叶站在人群里,如出水的芙蓉一般,亭亭玉立,美丽的青春焕发着照人的光彩,怎么能看得上一个并不出众、再平常不过的中年土老冒呢?这能不让人们感到惊奇吗?为了解除人们投来的疑惑,我故意对红叶说:“叶导,请坐这一边!”红叶就顺势坐在了我的身边,我想让大家明白我们之间是导与游的关系,并不是情侣。可是话一说出口,我又感到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俩的伎俩,反而更让人猜测,真是越描越黑。我就觉得耳根发热、脸发烧,有些不敢抬头见人了,仿佛那些人都在心中嘲笑我,我真是如芒刺背,没有勇气面对大家了,我像做了贼一样的心虚。不过,又一想,也没什么,大家不过彼此,人生面不熟的,都心照不宣,也用不着腼腆了,还是大大方方地造吧。

    导游是一个二十三、四岁的男孩,性格开朗,妙语连珠。他对这类事情大概见得多了。他的眼神里没有一丝歧视我的意思,反而向我投来开心的一笑,引逗我鼓起勇气面对现实。

    小导游一路上喋喋不休、满嘴是词,不是历史典故,就是风土人情,要么就是现实生活中遇到的故事,特别是他还讲了一些黄段子,他也不管车上的人愿意听不愿意听、能不能接受,就那么讲下去。

    我们车上有上至六十多岁的老太婆,下至二十多岁的小姑娘,许多话都羞于出口,但他却在尽心尽意地讲着,仿佛是在履行着他的义务。

    他讲:云南人说普通话不标准,管大苹果叫大屁股,管吃饭叫干饭。有一年大苹果丰收,某个村要组织出口,村长就对选果的村民讲,大屁股给外国人干,小屁股留给咱们自己干,就这么办。他讲完这个黄段子的时候,把两个小伙和两个姑娘逗得哈哈直笑的时候,但却有人不干了,站出来首先抗议的是那个上海的老太婆,尽管刚才她也笑了,她还是佯装嗔怒地说:“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就喜欢讲下流话就喜欢鬼混。”小导游听了一伸舌头、做了个鬼脸,他倒没怎么难为情,而我却感到有些在意了。我觉得那老太婆虽然是针对导游说的,但此时我觉得这话是针对我说的,是借题发挥,指桑骂槐,我便觉得浑身不得劲,恨不得马上下车,离开这个群体。

我们参观的第一个景点是人类新石器时代的遗址,导游说给两个小时,大家可以自由参观。

    这个遗址是在荒山秃岭的半山腰下,山上树木稀疏,蒿草枯黄,沿山坡是人工砌成的台阶。山拗里尽管到处是墨绿却也开始染上斑斑枯黄,游客也渐稀少了,近乎有点荒凉的景象。

    我和红叶故意走到最后面。我说:“今天咱俩的表现不太好了。”红叶说:“那有什么呢,没有谁认识我们,不怕的,就是认识又能怎样,我就是愿意啊!我们也没有违法有什么可不好的。”

    我和红叶一路悠闲地漫步,一路说着倾心的话语。时间正是早晨九点多钟,在这仲夏初秋的季节,天气虽然也有阵阵凉风吹来,但炽烈的阳光还是烤得我的脸上火辣辣的,一种说不清的不好意思的感觉怎么也抹不掉。我走在前面,慢慢地踱着步,内心里是在就合着红叶跟上我,红叶也就很自然地跟在了我的身边,几乎半步不离,路平坦的时候,还把她的手伸到了我的臂弯里。有这样的美女陪我旅游,我的心情当然格外的开朗和愉快,但是,我又感到很不自然,总怕被别人看到,因此,我们的爱也好像变得鬼鬼祟祟的了,一种偷情的感觉时时谴责着我。

    穿过用树木和蓬草搭成的牌坊,石阶逐渐有点陡峭一点了,偶尔还有些高大、零散的树木在石阶的旁边静候着游人。抬眼望去,半山坡是人工搭成的草房遗址,那里有用水泥雕塑的半裸的原始人狩猎的篝火,有他们做饭、劳动等生活场面。随着红叶的谆谆教诲,我的心情有些开朗了,但是,一接触人多的时候,我还是有点不自在。红叶在我的身边,一男一女形影不离,跟得这么近,让周围的游客看见了会生出什么想法呢?是不是有伤大雅。我就想让红叶不要跟我跟得这么近,拉开点距离,注意点影响。于是,我就快走了几步,上了几步台阶,不料红叶在后面娇声娇气地喊:“等等我,急什么?”

    我苦笑不得,只好就在一个较高的台阶上停下来等她。这时我望见我们旅游团的那些人都走得不见踪影了。有的隐进了树林里,有的爬过了曲折的山道,而那个调皮的小导游,却正好隐在一棵硕大的树荫下,像贼一样的向我们这边窥视着。我没有太在意他,我扭过脸去、回头向红叶望去,我看到红叶那绯红的脸颊,已有些汗涔涔的样子了,此时,她更显得十分的可爱和天真。在我们后面不远处的石阶上,我还看到了一对对与我一样的、真正的老夫少妻,他们正悠闲的不紧不慢的往上走来。

    红叶走到我近前,竟伸出手来,让我拉她一把,我环顾了周围一下,看看没有人注意我们,我就伸出手去把红叶拉了上来。我拉住红叶软软的,白皙的嫩手,顿时感受到一种异样的温暖。其实,我不拉她,她也会轻松地走上来的,她是故意让我拉她。我体会到了红叶对我的一种深厚的情谊。

    我选了一个较为光滑的大石块,掏出手帕、铺了上去,那是一种较厚的类似餐巾一样的白色的手帕,我示意红叶坐下去。旁边那棵松树的枝叶正好能遮在我和红叶的头顶上面,我把红叶背在身上的背包摘了下来,那是一个黑色的真皮皮包,里面装着矿泉水、香蕉、苹果以及红叶的化妆盒等。这个背包背在红叶的身上,就象一个中学生的装束一样。

    红叶把这个背包推给我,她的意思是让我打开、拿出里面的东西,我就掏出了矿泉水,问她喝不喝,红叶笑着摇摇头。于是我又掏出香蕉剥开一枝递到红叶的手里,红叶笑吟吟地接了过去,眼睛里闪着妩媚的光。我就知道我在扮演男女恋爱青年中男方的角色了,而这样也正是红叶所希望的。

    太阳光透过枝叶的点点光斑落在地上,也落在了我和红叶的身上,我们像穿了迷彩服一样,面对起伏的群山,我们被大自然的美景环抱着,我真的感觉到自己也成了画中人了。

    更远的群山是黛绿色的、浓浓的一片。透过树枝、叶片的缝隙,在我们走过的石阶下面,一个衣着整洁的、很有气质的中年男子正携着一个妙龄女孩向上面走来。红叶看到这情景,似乎颇有感触,她含着笑、带有开玩笑又有指责的口气对我说:“你怎么老是躲躲闪闪的、真是老封建,你看人家真正的野鸳鸯都不怕,我们怕什么?我们不过是一种友谊罢了,向人家学一学,真是的!”

    我看到她那颇有点哀怨和失望的目光,又觉得有一丝对不住红叶的羞愧,我不敢再正眼看红叶了,把目光转到了一边。我注视着向我们缓缓走过来的那对中年男子和妙龄女孩。我心想,我能和她们相比吗?如果我真正的拥有了红叶,如果我同爱人离了婚、同红叶结了婚,当然我就什么也不怕了,可是,我的家中有一个深爱着我的妻子,有一个几十年陪我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妻子,几十年的情和爱已经成为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她什么错也没有,难道仅仅因为情感震颤而打碎她幸福、美好的生活吗?我就该放手抛弃她吗?她已经是我的亲人,同她分手,我做不到,无论无何做不到。再进一步说,即使我有一个离开妻子的理由,我也不该钟情红叶的美丽。我自认为,红叶对人生的探索和想法是超现实的,是没有法律和道德依据的,甚至是年轻人的一种糊涂想法。我不应该乘机打劫她的美丽,总有一天她会反省的,她会后悔的,她会为自己走过的路而自责的。可是这些如果不存在,我和红叶做不成鸳鸯,那不就会变成了一场骗局吗,我落了一个感情骗子的名声,岂不是遗恨于红叶吗?但我没有勇气把这层意思同红叶讲出来。

    想到这里,我转过头来,重新注视着红叶,红叶正抿着小嘴一点、一点地吃着我剥给她的香蕉,显得很有风度和修养,她那明亮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毛嘟嘟的眼捷毛很是有神,她的嫩白而又有点红晕的面庞似乎油汪汪的细腻,更显出她的柔美和秀气,我再一次感受到她的美丽。突然,我的心咚咚的直跳,我也不知为什么,我就那么注视着红叶,米黄色的薄衫穿在她的身上别有一番风雅,胸口上面绣着的浅粉色的菊花也特别显眼。她那瀑布般浓黑的头发自然地飘逸下来,她那粉白的脖颈使人能够想象到她周身的肤色是嫩白的……这些无不令我心动。

    红叶看我这样看她,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她带着羞涩的神情,又有点调皮的意思,偏着圆脸问我:“你看西洋镜呢呀,我长的漂亮吗?”她这么一问,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我的心中顿时翻滚起来,我敢说,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莫过于红叶了,好些包装得忸怩、作态或故作风雅的女明星们,她们又算得了什么,不过是外表华丽的花瓶而已,红叶才是世界上真正的美人。

    我忙不迭地说:“漂亮,漂亮,真正的漂亮,实在的漂亮。”我就把我同她见面后的疑窦向她讲了出来。

    我说你是农村出生的女孩子,为什么长得像城里人高干家的女孩子那么高雅、那么华贵、那么高尚呢?你的肤色,你的容颜,你的打扮,你的气质,完全没有农村女孩子的特点,反而比城里姑娘更城里姑娘呢?你简直如温室里花工精心培育出的娇美的花朵,人见人爱,让人即不舍得去抚弄它,又舍不得离开它。

    她故做惊讶地、含着秋水般的眼波亮得有神地说:“是吗?这可能吗?我怎么不知道?”她亮闪闪的眼睛深情地望着我,又自我解释说:“也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其实我并不美,只有你才看着美。”

    我顺着她的话语、开玩笑地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是文人的话,其实老百姓说的话最实在不过了,叫做王八瞅绿豆——对眼了。”

    不料,红叶大声抗议说:“不美,不美!语言不美,你说的是什么话呢?这话不应该从你嘴里说出来。”说罢,就假意用手来打我。我忙躲开说:“不说了,不说了,我收回。”说着,她还不依不饶地追我。

    这一幕真的像电影、电视里常出现的一对情人追逐着打闹嬉戏的镜头了,我们只是没有滚在一起,此刻,我什么都忘却了。红叶追得有些气喘吁吁了,我也停了下来对她说:“人也怪,此时的你同我想象中的你相比,差距太大了。”

    红叶又故意反问我:“难道我本人不如你想象的漂亮,让你失望了吗?”我急忙分辩说:“不是,你比想象的漂亮多了,我万万没有预料到。”

    红叶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说:“我在接站的时候告诉你了,我寄给你的那个照片不是我本人的,是我的一个同学的照片。我的那个同学当然没有我长得漂亮。我之所以把她的照片寄给你,就是给想你一个第一印象,让你认为我并不漂亮,让你逐渐了解我的心灵是美丽的。如果你光追求漂亮的脸蛋,我们交往可能早就中断了,我也就会看透了你这个人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不追求美丽的脸蛋,我们的友谊才会有牢固的基础。那样友谊和情感才会不断加深,而当你真正见到我本人的时候,我才会给你一个更大的惊喜,你说对不对?”

    经红叶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地点点头,忙说:“对,对,你真高。”但我更觉得红叶这种美丽而动情的欺骗真的让我感动,其实有多少人能经得住考验呢?红叶真是一个又天真,又有心计的女孩子。

    说到这里,红叶的指头从树枝上摘了一片叶子,捏在手里叹口气说:“其实,女人长得太美丽了并不是什么好事?不如普普通通的好。”

    “为什么?”我疑惑不解地问。红叶目视着前方、远处深黛色的群山,再次叹口气对我说:“红颜薄命这句名话你不会没听说吧!我就是如此啊,别人都说我长得好、长得漂亮,无论男人和女人,都这么说,我就生活在一种阿谀奉承之中,结果把我的胃口吊高了,我变得什么样的男人也看不上了,也变得自命不凡了。我看上的男人既要有气质,又要有学问,又要有修养,又要长的仪表人才。这样的人不好找啊!别人劝我降低标准、委曲求全,但是,我做不到啊。”

    对红叶的表白我吃了一惊,又深感到她的诚实,女人最隐密的话往往是埋在心底的,就是对最亲近的父母有时也不会吐露的。而红叶把她的心里话告诉了我,我在她的心中是个什么位置呢?对红叶的真诚,我深深感到自己有一种责任,什么责任?我说不清楚。

    “你知道我心中为什么有你吗?”红叶这时又突然反问我。

我有些措手不及地说:“不知道啊!你心里的秘密只有你自己才知道。”其实,这时我真的不知道红叶为什么喜欢同我交往,为什么要同我处朋友。

    “实话告诉你吧,我心中的白马王子只有一个,那就是当初在北京大学有个男孩,后来他出国了。”红叶惋惜地说。她又把头上的树枝拽在手里,陷入一种深沉的回忆之中。接着,她说:“你的气质、长相,包括你的才华,都很像那个男孩。”

    我听了觉得很开心,就哈哈地笑起来了,连忙摆手说:“不敢当,不敢当,我怎么能和国家高级学府的才子比呢?”其实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真心的,我不知道是那个男孩比我强,还是我比他强。因为我从来就视名誉、地位如粪土,特别是没有真才实学、图有其名的头衔,我倒羡慕那些扎扎实实干点事业的人,能为我们国家、我们民族干点实事的人。我也就把我的这个想法同红叶说了,红叶听后高兴地说:“咱们俩又想到一起去了,你是了解我的,第一,我不图金钱,因为有钱的男人我看不上,尽管有些男人有钱,觉得自己了不起,觉得钱能买通一切、甚至能买到一个女孩子的心,但钱在我面前,只是纸片子,只是符号,因为我有钱,我会赚钱,我不缺钱,因此找对象就能把钱这一条摒弃在外。第二,我不图官、不崇拜地位,因为统治者的官场充满了狡诈,特别是在和平年代,大凡在官场混事者,我总感觉他们给人一种虚伪、有一种两面人生的感觉。因此,我找对象,名誉、地位都抛弃在外。那些有了名誉、地位的人,把自己看得很高,而在我眼里却什么也不是。正因为我们有共同之处,才想到一起去了。”

    听到这里,我颇有一丝感动。于是,我主动伸出手来,把坐在石头上的红叶拉了起来,我感到红叶的手热乎乎的,一股温暖充溢着我的心田,我们又继续向人类新石器时代遗址走去。

                (待续)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热烈祝贺!!!

下篇文章:跨越代沟的恋情 (十五)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海天远处(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5243047 联系人:蓝宇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