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海那边飘来的梦(续七)_海天远处!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小说三>>>海那边飘来的梦(续七)
本站时间
最新新闻
·哈尔滨太阳岛印象
·公交车上的一幕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六)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五)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四)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三)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二)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一)
·初春北京行
·拜年了
主站论坛
海那边飘来的梦(续七)
发表日期:2006/5/30 7:18:00 出处:原创 作者:蓝宇 发布人:lzxlns 已被访问 323

      海那边飘来的梦(续七)

我给海的女儿讲完了这个故事,已经朦胧地进入了梦乡。恍惚中,我不知不觉地离开了“海之梦”小屋,潜意识里,我好像朝大海的龙宫走去,我有一个念念不忘的心愿:我要面见“海的女儿”。

就这样,我飘飘忽忽地来到了海边,好像又是在北戴河的海滩,这次可不是赤着脚在海滩上玩,我仿佛有了孙悟空翻江倒海的功夫,我跃上了云端,在云雾中朝大海高喊:海的女儿,我来了,我要面见你。

我喊了数声,大海依然平静无声、没有反应,我就拿起了石块投向大海。随着石块的投入,海面上激起了一道高高的水柱,于是,在水柱的顶部簇拥着一群虾兵蟹将,为首的一员大将手握钢叉,威风凛凛地高叫着:云中何人敢来如此放肆。

我怎么越看越觉得这员大将像一头膘肥体胖的海豹呢,于是,我说:“来将可是海豹大将军吗?听说你被观音菩萨发配到南海去了,怎么又在这里?”

海豹大将军听了哈哈大笑:“观音也有做错事的时候,我不服,就告上了天庭,玉帝亲自为我平反了,如今,我有统领四海水师、镇守海疆的权利,你是何方人氏,来此何干?”

我说:“我是上界无名小仙蓝天仙子是也,今受上八仙何仙姑之托,路过此地带给海的女儿一件护身的宝物,烦你快去通知她速来见我。”

海豹大将军又是一阵狂笑:“哈哈,谢谢仙姑,可惜晚了,她救不了海的女儿,海的女儿违犯天条,携带大量海底珠宝出逃与一民间网友私奔,现已被玉帝贬下人间,你就请回吧,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

我听了这一席话,心里一阵悲伤、不禁泪如雨下,悲痛之余,我还是问了一句:“海的女儿如今被贬何处,是何种现身?”海豹大将军说:“听月宫玉兔说,她被贬为一又老又丑的老太婆,在下落人间的途中忽然被一阵大风吹到遥远的大山里去了,现在谁也无法找到她。”

我怀着悲痛的心情离开了大海的上空,我要顺着海豹大将军说的一点点线索去那远处的大山,我要走遍群山、访遍山里的所有女人,找到海的女儿。她为我遭了劫难,我要与她生死与共。

我拖着沉重的步子向远处的大山走去,开始了我艰辛地跋涉。

那日,我终于走进了一座大山,这里的群山是光秃秃的,处处是穷山恶水,山里的禾苗像是被火烤过了似的,秸杆上的叶片带着枯黄卷曲着、无力地生存着,山里人的脸上也都挂着无奈的苦恼,他们就是这样年复一年地过着艰辛的日子。山高皇帝远,谁顾得了他们。

山民们无力回天,只有靠老天爷的恩赐吃饭,经营那点薄田虽然勉强糊口,但一年四季已不再日日操劳,去了农忙季节,山民们落个半年闲。人吃饱了饭无所事事,天长日久就不再是悠闲、而是无聊了。于是,人们忍受不了寂寞,就学着达官贵族的样子捡起了国粹——麻将。现在已经不分男女老少、城乡上下万民同乐,随无进取之心倒也落个国泰民安。山民们饱食终日无所用心、玩起麻将来消磨时间,光阴流逝、转眼就是百年。也许,人活着的意义好像就是吃喝玩乐,耗尽二、三万天,否则人们来到这个世界上干什么呢,科学进步缓慢有什么办法呢,留给后人们去发展吧,人家跨世纪了,我们也不会被扔到公元前去。

一时我也找不到一个可心的答案,我还是专心致志地去寻找我要找的那个又老又丑的老太婆吧!她是海的女儿,她在哪里?

旅途劳顿的我终于住进了一家私人客栈,老板娘也是一个老太婆,但人长得不丑,她一边打着麻将一边吩咐女侍把我安排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我问女侍:“你们这里怎么到处都在打麻将?”

女侍笑笑说:“麻将在全国都蔚然成风了,制贩麻将的商贾都已成为亿元富豪了,你怎么不晓得,难道你是天外来的人吗?”我无言以对。当下,我又问:“你们这里有电脑吗?”女侍疑惑不解地望着我:“客官,你是不是在说梦话,什么叫电脑啊,从来没有听说过。”我更加不解。

吃过晚饭,山城也是万家灯火,夜空里斑斑点点如萤火虫发出微弱的光,我的房间里也由女侍点上了一对蜡烛,我又疑惑地问:“你们这里经常停电吗?”女侍仍是疑惑地望着我说:“你问的问题太新颖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真是个怪人。”

眼前的现实和女侍的答话使我们猛醒了,我这是坠入了时空隧道,来到了一千年前的世界里了,人们一下子都变成了唐朝时期的装束了,眼前的女侍也变得广袖长衫,窗外对面的酒楼上也传来阵阵古老的欢声笑语:“八匹马呀,六六啊,哥俩好啊,五魁首……”猜拳行令之声荡漾于大街小巷的上空,我也走出了客栈,来到弯曲狭长的巷子里,边走边欣赏着门点、店铺的古香古色。

我正停留观看之际,店内走出一老太婆招呼我说:“官人,屋里请,三缺一。”我明白这就是到麻将社了,现在这麻将社比饭店都多,酒店如青楼,麻将社成赌场的现象已经司空见惯了。为了寻找又老又丑的那个老太婆,我无奈地走了进去。几个麻将桌上都坐满了人,青烟缭绕,灯光昏黄中确有一个桌上在“三家拐”,我摸了摸兜里的银子,觉得还够用,心想:他们连电脑都没见识过,我一上场准赢,赢点银子也好做寻找‘海的女儿’的盘费。

于是,我满不在乎地坐了上去。坐在我上下家的是两个老太婆,对门儿是一个老翁,心想:这几个老朽就是白送我银子的。可是,过招之后,我的头上就冒汗了,越打越觉得力不从心,这几个老家伙竟然是老谋深算,几圈牌下来,我成了白给,一锭银子有去无回地流入了那几个人的腰包。我真没有想到,古老的、没有文化的人整天坐在赌桌上算计起别人的钱财来,确实比我一个白面书生更技高一筹,真是秀才遇莽汉、千虑也失算。于是,我就想:即使是大数学家华罗庚去上赌场也必是输多赢少,因为其中的道不同,谁的头脑不聪明啊,所差的是数业有专攻。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岂能混绕,以己之短对人之长,岂有不败之理。我只好这样自圆其说、宽慰自己:输了银子可别寻死上吊的,还得去寻找‘海的女儿’呢。可是,没有了盘费怎么办呢?钱是人挣的,我还得发挥自己的长处,于是,我就有了主意。

回到客栈,第二天吃过早饭,我就轻装便步去爬山,为的是采撷一点生活的碎片,进而加工整理成水墨丹青,拿到市上换些银两。爬到半山腰中就气喘吁吁,只好坐在一棵老松树下观望来时的山路。熙来攘去的游客还真的不少,忽见一老太婆身后背着一个袋子轻松地爬了上来,正从我的眼前经过,我稍一迟疑,就想起了‘海的女儿’。一看又不是又老又丑的,而是满漂亮的老太婆,虽然年龄稍大,但是爬山的脚步轻便,我就想她不是‘海豹’说的‘海的女儿’,她不是我要寻找的人,我也就没有过多的留意。

她走了过去,我也歇息得差不多了,还得接着往山上爬。登上了高峰,心旷神怡,酷暑也被高天里吹下来的风驱赶了,我感到凉爽舒适。

山上修了许多农舍、木屋和休闲场地,很多人都去那里,我也休闲地各处浏览。在那些农舍和木屋里有的在品茶、聊天,有的把酒临风、高谈阔论,有的在哗啦啦地修筑‘长城’。小块方砖重不过几钱,却掷地有声:“九条”,接着,我看见上山来时那个美女老太婆说:“我吃你的九条,可是,不知道再打什么了。”下家坐的那位既焦急又风趣地说:“不会打、打八万啊,还要等到日落才出牌吗?”

我不由自主地停下来观看了一会,于是,我的灵感来了、有了新的创意,我飞快地下了山回到客栈、挥毫作画,我画了一幅连环画:画的是一个美女老太婆,天天背着一个麻将袋子爬山,她精神旺盛,信心百倍,山上的小木屋是她消遣的好地方,她说:“夕阳无限好!暮年乐趣在顶峰。”

次日,我带着画又上山了,又来到了那个小木屋,又见到了那个漂亮的老太婆,她还是那样专注地打着麻将。这回,我却在想:她会不会就是‘海的女儿’?我默默地注视了良久,可是恍若隔世。

终于,她们的麻将场休战了,她略有倦意地走出小木屋,大概是要去一个农舍吃点东西,于是,我就大着胆子向她展示了我的连环画。我看见她的眼睛突然亮了,她温和地问我:“小老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敢问这幅画是何人所作,真的漂亮极了。”

她这样一说,我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拘谨地回答:“就是昨天在半山腰上擦肩而过啊!又在小木屋前我看你专注地打着麻将,就是这一看使我有了作这幅画的创意,我要感谢你啊!”

她又说:“我觉得好像很久以前就在哪里见过,现在真的想不起来了,你的画好像是为我作的,可以送给我吗?我觉得这幅画与我有缘,我愿出一百两银子,不过,你要再等一等我,随我下山到家里去拿。”

我听了很着急地说:“不,我们以前没见过,不过,你看中了这幅画,我可以送给你,分文不取,我虽然缺少盘费、只要再作一幅就是了。”

美女老太婆接过了连环画爱不释手、连连赞叹:真是唐伯虎也!可惜这里没有秋香。

我听了,说声再见、转身就走,我要下山了,美女老太婆在后面追着喊:等等,干嘛这么急,你听我说。

我头也不回地下山了,我觉得山里女人没有我要找的‘海的女儿’,我决定走出大山了,要走向更远的远方!走向蓝天和大海的连接处……

     (待续)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海那边飘来的梦(续六)

下篇文章:海那边飘来的梦(续八)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海天远处(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5243047 联系人:蓝宇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