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一条求实的路(八)_海天远处!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小说六>>>一条求实的路(八)
本站时间
最新新闻
·哈尔滨太阳岛印象
·公交车上的一幕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六)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五)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四)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三)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二)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一)
·初春北京行
·拜年了
主站论坛
一条求实的路(八)
发表日期:2006/6/10 7:15:00 出处:原创 作者:蓝宇 发布人:lzxlns 已被访问 361

第七章  数字的哭泣(上)

年末了,局里、队里都忙得不亦乐乎,各级领导都赶着要各种年报数字。有的要看一年来各种经济指标的运行情况,有的要急着表现自己的政绩,统计数字在这时候似乎身价倍增,统计工作者们也只好嘴里嚼着干粮、加班加点,甚至是昼夜兼程赶制报表,为各级领导能够早一点看到经济建设成果而默默无闻地奉献着。

什么事一旦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热点,一些抢尖儿的‘精英’们就要像苍蝇似的围着到处找缝儿下蛆,他们总是要把自己的利益揉和到里面去,既能把真的弄成假的,也能把假的弄成真的,在报表问题上,让人惹气的事也多着哩。

柳沟乡刘家湾村石会计是个很着实的农村干部,多年来,他一直热心村里的工作。还是他新接统计工作那年,为了把全村各种数字搞实,他深入每家每户进行实地调查,村里的家底儿、百姓的基本情况都建立了台账,也储存在了他的心里。

头些年,乡里、村里都没怎么太重视统计报表,所以,他自己调查的全村的、各户的基本情况台账无人干预,他上报的统计表也都很顺利,也很实在,上级满意,群众满意,他自己也满意。可是,近两年,钱县长很注意基层上报的统计数字,下边的报表经常不符合县里的要求,有的通过统计局统一修改上报数字,有的又由其它农口局进行重复的拔高调查,这样,石会计统计的台账也就失去了作用。特别是今年,情况就更糟了,秋天搞产调的时候,虽然有县里农调队员和乡里统计助理的参加,按照国家抽样调查方案搞的农产量实测,可是,却不符合县里的口味,谁知道又杀出了一个汤局长,硬逼着他们另作了一套产调表报给县里才算合格,现在,他的档案柜里还保存着两套产调数字,一套是报给国家的,一套是报给县里的,他觉得工作干得很不顺心。

眼前,石会计又从乡里领回了一大摞统计表,有统计局的,也有其它党政部门的,他觉得是上级发的就得给报,他开几个夜车就填好了。

当他把一份份年终报表拿到村主任的眼皮底下请示签字上报的时候,村主任说:“人口报多了,要以乡公安派出所的户口簿为准,不要把超生的人口、因早婚未落户口的‘黑人、黑户’上报出去,不然,我们要给县、乡多拿三万多元的费用;土地面积等要维持原始数字不变,能减少的要尽量减少才行,每年群众自己多开的荒地、开发的鱼塘、新建的果园、棚菜区等都不要上报或者少报点,这些数字报上去我们要多交征购粮、多交农业税、特产税等,这是瞪着眼睛使我们村的利益受损失;猪鸡牛羊的饲养量要多报,农民人均纯收入数字要多报;特别是农民人均纯收入报少了,这是我们的工作成绩被埋没了,我们的提留款和其他收费额就上不来了,我们一年到头应付各方面的吃喝招待费上哪里报销,我们村干部的奖金谁给……”石会计说:“这些数都是实在的,作假于良心下不去啊!”

村主任斜了一眼石会计:“你是书念多了还是精神上有了毛病?现在还是讲良心的年代吗?县、乡干部经常讲,现在不是计划经济了,是市场经济,我们还跟不上形势、再学雷锋、再大公无私就是傻子了;县里钱县长都说了,统计离不开估计,估计就得有水分;别人都掺水了,我们还玩儿实的,不是瞪着眼睛吃亏吗?陪得起吗?你当了这么些年会计,心里一点灵活气也没有吗?现在谁不忽悠啊!”

石会计说:“你说的倒是有道理,可是,人们若是都搞起假数来不是祸国殃民吗?毫无意义的增长数字,百姓能得到什么实惠!气球吹的太大了会破裂的。”

村主任乐了,然后又抹搭一眼石会计说:“你操这个心干啥?杞人忧天用不着你,天塌下来有县、乡官员们顶着呢,你还太小,用不着你替国家担忧,国家有国家的办法,你没看秋天产调时,农调队有自己的一套数字吗?它不代表地方的政绩,地方也就不会干扰它了,而汤局长又另搞的一套产调数字才是代表县里政绩的。国家不是没有真实数据,国家有多套数字,它们的来源多渠道、多用途,各有各的好处,你一个小小百姓操那份儿心干什么,让你怎报你就怎么报得了,不然,我们谁也别想吃这碗饭了。”

石会计无奈,只好按村主任的说法又重新编制了一份报表,不情愿地把一些数字压了下来,又把另一些数字拔了高。

当石会计又一次把报表拿给村主任审批的时候,村主任的眉头还是皱着,还是不高兴地说:“我们的政绩还是不突出,这涉及我们村干部的工资、奖金……”

石会计说:“填报的猪牛羊饲养量已经比实际翻一番了,再高就说不过去了!农民种那点地只能解决吃饱饭的问题,我们硬报成实现了小康,农民不服气啊!”

村主任毫不在乎地说:“什么说不过去?农民服不服气顶什么用?我们得听上级的,得跟上形势,你没听有的领导说吗,……要在二十世纪末翻两番、翻三番吗?谁的数字不翻上去就瞪眼吃亏;再说了,统计离不开估计,谁能搞得那么准啊,是掺假的时候就得掺,水涨船高,这也是一种平衡嘛。人家都上去了,我们不上,这就是不平衡,懂吗?”

石会计的心里在流泪,他拗不过村主任,不按村领导的意见办就保不住自己的泥饭碗。为了吃村干部这碗饭,他把猪鸡牛羊饲养量翻了两番,农民人均纯收入又增长了800元,表做平了、没有一点逻辑错误了才勉强在村主任的笔下通过、得以上报了。

结果,刘家湾村统计报表上的许多数字都远离了事实,如:按派出所户籍上报的人口中漏报了没上户口的超生儿童和外来人口,每年新开发的荒地、鱼池、果园等也都未上报,而猪牛羊、鸡鸭鹅兔的饲养量却翻了三番;更让人瞠目结舌的是:村里有一个阴死阳活的铁匠炉,每年给农家挂个马掌、打个菜刀、铁勺什么的,收入勉强维持铁匠一家人的生活,村主任却说:“这是我们村唯一的村办工业,也是我们村鼓励农民发家致富的一个政绩,当然,村办工业的产值不能少了,就报八十万吧。”

石会计的手总是颤抖着写下了这些不实的数字。他也总像做了贼似的把表报给了上级。

乡统计助理赵德文的情况也和石会计差不多,每次汇总各村报来的统计数据时,都觉得数字的水分太大令他无法落笔。他只好挨个村用电话核实,结果,没有一个村说自己报的数字不实。有几个村的会计和赵德文说了实话,他们都说:不这样报,村主任不批。赵德文又打电话问村主任,有通情达理的村主任说:“我们报的数字由我们负责,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有的村主任根本就没把一个统计助理当回事儿,他们说:“我们报什么,你就报什么好了,我当主任就是这个数,不然你就把我撤了。”

一个乡镇的统计助理有什么权力去管人家村主任呢,在统计报表工作中只能担当一个‘二传手’的角色,顺顺溜溜地传,领导满意了,还能弄个先进什么的;如果动点脑筋、发挥点聪明才智,当好领导在数字上造假的参谋或帮凶,取得领导的信任,还能升个一官半职的,如果谁不识时务,在领导面前叫真儿、求实是行不通的,哪里会有你的好果子吃啊!

赵德文核实来核实去碰了一鼻子灰,只好把各村的报表拿到乡长那里去请示乡长怎么办。乡长看了看说:“村里报的数字还是说的过去的,有些敏感数字该压的得压下来,该翻番的就得往上翻番,不这样就随不上潮流了,那样,我们就得吃亏;钱县长在全县统计工作会议上不也说了嘛,我们的统计数字要保护全县人民的利益。上级不说啥,咱们自己就别挑毛病了,如果上级挑我们的毛病,我们还要千方百计、寻找各种理由去解释呢;你没看见电视里常播放的法庭辩护吗?有罪的能辩护成无罪、无罪的也能辩护成有罪,世界就是在这诸多矛盾互变中发展的,其中的奥妙是你我能说得清的吗?今天,用你做统计工作,你就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吧,下边怎么报你就怎么上报,当好二传手就行了,这就是会干工作,谁也说不出你的毛病,你细想一想,现在做什么工作不都是顺水推舟,不这样能站得住脚吗?”乡长的这番话是出于同志间的感情,说的也是心里话。

说完,乡长拿起电话和个别村作了沟通,对个别不太满意的数字要求村里做了修改,赵德文也无可奈何。就这样,赵德文按照乡长的意见把经过修改和调整后的报表汇总上报给县里,县里还真没说出什么四五大六来,弄得赵德文哭笑不得,好歹算是度过了年报这一关。

更可气的是:县里的乡镇企业局也来干扰统计数字。

近年来,柳沟乡酿酒业有了较大的发展,原来几个乡办的酒厂虽然瘫痪了,可是,一些个体的小酒厂却应运而生。这里生产的白酒和食用酒精畅销省内外,一些不怕便宜的领导干部,从省、市到县、乡镇乃至村级干部,每逢节假日都要通过关系到这里打上几壶酒,有些吃惯便宜的人还掩人耳目地说:柳沟的酒不亚于二茅台。这样一来,柳沟乡的酒就被吹得神乎其神了,盛名之下,乡里、村里每年多支出一些送礼的酒钱倒是小事,酒的产值怎么报,这使乡、村的统计工作者们感到犯难了。按理说也没什么难的,生产多少酒、耗费多少人工和原材料,谁家都有一本帐,如果没什么隐私的话,产值是很好算的。可是,当赵德文深入到个体小酒厂了解酒的产、销、存的情况时,却根本听不到实话。小酒厂的老板们都挺着肚子说:“你们调查我生产多少酒干啥,是不是为了找我上税?我已经交过几次税了,今年,我已经纳税一万三千多元了,税务局说我是模范纳税人,过几天县里还要开大会表奖我呢。”

当赵德文问个体小酒厂老板们一些具体数字时,老板们又是胡诌巴咧,根本就不说真话,谁也很难从小酒厂老板的嘴里了解出真实数据来。赵德文没有办法,只好曲线救国,到税务局去查各个小酒厂的纳税额,根据纳税额推算产值。可是,税务局说:每个小酒厂都不是按实际生产收入纳的税,都或多或少有些偷漏税现象;一些乡、村干部也说:有的小酒厂已经成了北京二锅头酒厂的分厂了,也有的成了云南特曲的分厂、泸州老窖、内蒙塞外茅台等酒厂的供货单位,他们在外省市也有纳税额,还有一些没有开发票的交易逃过了纳税。总之,仅凭县税务局掌握的纳税额来推算产值是不够的,会漏了许多。

这样一来,赵德文想计算小酒厂的产值就难了,乡长说:“钱县长都说了,统计离不开估计,我们何必凿死卯子,这一估计恐怕就随心所欲了,我们不是说多少就是多少嘛,活人何必叫尿憋死了!上级要求报多少就报多少,把数据倒着推算一下、逻辑关系弄平了就行。”

就这样,赵德文推算了一个‘八九不离十’的产值数报到县乡镇企业局。可是,乡镇企业局说:这个数儿拿不出手、太低了,要求重报,并跟下来几个大员协助复查。

乡镇企业局的大员一到柳沟乡就说:“柳沟乡的酒业生产闻名全国,产值还不到一个亿的水平,怎么能说得过去呢?最少还得翻一番。”

乡长说:“我们全乡有二十家个体小酒厂,我们根据纳税额和明察暗访推算出平均每家酒厂的产值为三百五十万,又考虑了各家偷漏税等因素,才报了九千多万的,基本估足了,你们嫌少、再上一点儿也可以。”

县里的人一听便开玩笑似地说:“你们还是有点保守,酒都是水做的,水多点少点不影响大局,你们报一个亿也是报、报两个亿也是报,不过是水分多点少点的问题,你们也得让我在钱县长面前好交待啊。”

县里的另一个大员又说:“你们忘了吗?去年市长发话:让各县区对上报的畜牧业收入‘挤水’儿,结果,挤来挤去,畜牧业收入没降下来、反而还上升了;去年你们乡的酒业产值还报了七千万呢,今年你们又新上了几家酒厂,产值才上二千多万,也不成比例呀。”

听了县里人的说法,赵德文说:“去年还有那几家破烂不堪的乡办酒厂呢,今年这几家乡办酒厂彻底黄了,连一滴酒也不生产了,怎么好意思报产值呢!”

县里的人一听笑了:“乡办酒厂黄了、绿了,你们不说我们哪里知道,你们就当它没黄,还在继续生产啊,今年的产值还继续报嘛,这不是手术绕儿点事,谁有闲工来查看呀。”

说来说去,乡长觉得不能驳了县乡镇企业局领导的面子,就对赵德文说:“就按县里的意见办吧,再增加一个亿。”就这样,县里的大员乐了!可是,数字哭泣了。

当柳沟乡小酒厂的产值数字十分不情愿地走进了乡镇企业局的档案柜时,就像一个做了贼的罪犯走进了拘留所,在那里,来自各乡镇的朋友们都被涂抹的富丽堂皇,厚厚的胭脂下掩盖着数字们的悲哀。

新来的柳沟乡小酒厂的产值数字说:“嗨!朋友们,我来迟了,可是,我给领导作了贡献,给领导的脸上贴了金,但是,我的心里不是滋味……”

接下来便是他们的忏悔了:我长高了,领导们乐了,因为我决定了领导的政绩、决定了国家的税收。税收上来了,国税、地税的收入都增长了,可是我欺骗了生我养我的家乡父老,我们被人为地夸张了,虽然百姓们的生活没有得到改善,可是有的领导却能因此升官了,这就是官出数字、数字也出了官,这就是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官。

谁都知道羊毛出在羊身上的道理吧,纳税人交多少税都是摊在百姓身上的,他们用提高产品价格把税收和利润推给了消费者。高增长的产值决定了高增长的税收,它代表着国家从农民的口袋里多拿了钱,增加了人民负担,这是国家不愿意做的,而地方县、乡、村的官员们却要享受这些好处,我没有办法啊,只好让老百姓受苦了!

噫嘻!呜呼!我们何时能除掉浓妆艳抹,还我真实面目!呜呜……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一条求实的路(七)

下篇文章:一条求实的路(九)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海天远处(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5243047 联系人:蓝宇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