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一条求实的路(十)_海天远处!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小说六>>>一条求实的路(十)
本站时间
最新新闻
·哈尔滨太阳岛印象
·公交车上的一幕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六)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五)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四)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三)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二)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一)
·初春北京行
·拜年了
主站论坛
一条求实的路(十)
发表日期:2006/6/14 5:05:00 出处:原创 作者:蓝宇 发布人:lzxlns 已被访问 357

第九章  小康监测

随着农村改革大潮的推进,丹阳市在农村还没有普遍解决温饱问题的时候,又提出了在本世纪末实现小康社会的宏伟目标,为了加速实现这一战略目标的进程,市政府决定拨专款在全市范围内建立小康监测点,并且把此项任务交给了市农调队。

那是一个少雨的春季,人们刚刚从春节、元宵节的欢乐气氛中度过,农村就开始了一年一度的备耕生产热潮,丹阳县农村又涌起了人欢马叫的春潮,丹阳县农调队也开始了新的繁忙。队员们开始按照市农调队的要求、在住户调查工作的基础上增点扩户,由原来的八个农村住户调查点一下子扩大到八十一个,实现了每个乡、镇设立三个小康监测点的要求。可是,县农调队的人员没有增加,还是原来的八个编制、五个人干工作。县里按照市政府的要求给农调队拨了款,是给农调队提供聘用辅助调查员的经费。

副队长徐云芳面对增点扩户的沉重压力确实有些透不过气了,队员们天天下乡,跑的马不停蹄,还是干不过来,甚至,新建小康监测点的乡、镇统计助理在夜里往队员们的家里打电话,探讨小康监测工作中的问题。

元宵节后的第一个局务会在赵局长的办公室开的,参加会的有各股长、队长、局长,七人,一个也没有缺席。赵局长说:“春节已经过去了,大家也休息、娱乐得差不多了,该收收心了,所以,今天的局务会也就是收心会,大家畅谈、畅谈吧……”

门开处,在众人的目光下,走进了提着大包小包两大兜子果品的局、队现金王美芝,她的眼睛并不看人,在众人面前似乎还有些局促不安,不知是累的、还是由于情绪紧张,鼻尖上泌着汗珠儿,此时在‘高俅’的眼里更显得阿娜多姿。人们能透过那些透明的塑料袋子看清王美芝提的是水果之类,就是不看,大家也心知肚明。

王美芝把几大兜果品急匆匆地放在了‘高俅’的身边就退出去了,到了外边,王美芝才像又一次成功地做了贼之后那样感到轻松、暇意。

会前,王美芝按照‘高俅’的吩咐顶着仍然寒冷的北风来到街上,在几个水果摊上精心地选购了优质价廉的香蕉、苹果、猕猴桃、柑桔和五香瓜子,花了八十多元,还算挺便宜的。只是,提着这些东西走进县政府大楼里去,着实让人感到难为情,人家县长开会、待客都是由通讯员去办这些下人该干的事,她本想会个伴儿去还会好些。可是,又想:这事不能让别人沾边儿,有好处的事下贱点儿算什么,只要脸皮厚点儿就行了。

难怪现在大街上流行遮阳帽,特别是有些爱含羞的女人总喜欢戴上遮阳帽,把脸挡起来,再不分冬夏地捂个大口罩,走在街上既不影响自己贪婪地看别人、又让别人看不出自己是谁,就是干点儿缺德事谁又能知道自己是谁呢,遮阳帽的设计者真能成人之美,太理解那些需要偷三摸四的人的心理了。

今天,王美芝虽然没戴遮阳帽,却捂了个大口罩,她说既御寒又讲卫生,真好,走在街上连与她谈一个月恋爱的情人从身边经过、竟没有认出她来,所以,她就大胆地把那些果品费力地提进了局长办公室。

王美芝从局长办公室出来就盘算着:是去文化用品商店,还是去复印社呢?反正那都是她的关系单位。说白了,一些做买卖的人什么买卖都做,他们此生的目的就是赚钱。现在,王美芝信步而行,毫无选择地进入一家复印社,老板像招待熟人似的招呼她,她也像对自己家里人一样说:“给我开一张发票,就写‘资料复印费’,金额150元,要多少手续费?”老板爽快地说:“就交15块钱吧!” 一桩买卖就这样顺利地做成了。

王美芝拿着买来的发票又像个陌生人似的离开了复印社,她准备在办公室里没有外人的时候把发票交给‘高俅’。‘高俅’再拿着这张发票去局长、会计那里履行一下审批手续,还要告诉会计王曼丽把这笔账下在农调队的头上,最后,这张发票再旅行回到王美芝的手里,王美芝再从金柜里拿出150元归己就行了。

现在,参加局务会的人们正在高兴地吃着水果、嗑着瓜子,连赵局长和徐副队长也不知道大家吃的是谁。

赵局长总是见条子就批,也不知道局里有没有钱,也不知道怎么个报销法,反正都有会计王曼丽张罗,若不然设会计干嘛儿。

局务会上,大家诉说着上一年取得的辉煌成绩,又展望了美好的未来,可是,谁也不提农调队员们现在正为县里的小康监测工作忙的焦头烂额。

徐云芳此时心里的苦处只有自己知道,她觉得肩上的担子太重了,真是到了一筹莫展的程度,别人都嘻嘻哈哈地说着、笑着,她怎么也提不起情绪。终于,她还是鼓足了勇气要说几句。但是,她觉得自己像似在向别人乞讨,竟给领导增加难题,她真不想给老局长添麻烦。可是,她的困难不讲出来,工作又难以干下去了,所以,她还是乞求似地说:“赵局长,我说几句吧,农调队的工作压力太大了,实在干不开了,局里能不能临时抽几个人帮我一下,把小康监测工作的盘子铺开……”

赵局长尚未言语,‘高俅’就说了:“农调队这点儿事有什么难的,你们一个乡镇、一个乡镇地跑,就是再给你十个人,恐怕也跑不过来,活人都叫尿憋死了,你把全县各乡镇的统计助理都召集上来,在县委招待所办个业务培训班,把27个助理培训好了不就顶上你增加了27个队员了嘛。”

还别说,这招儿可高透了,不怪是块‘高参’的材料。赵局长听了连连叫好,其他局务委员们也不得不对‘高俅’更加佩服。

赵局长听了‘高俅’的说法,显得比‘高俅’更有卓见地说:“云芳啊,你打个报告,小康监测是县里的一件大事,办好业务培训班是搞好小康监测的前提,我看,不仅要培训27个统计助理,还要培训81个小康监测点的村会计,要把小康监测的全部业务交给他们,放手让他们去做,我们不就从困境中解脱了嘛。”

‘高俅’说:“还是局长的眼光看得更远,当领导的就得有点儿雄才大略,不然怎么能干好工作呢?”这句话说得赵局长心花怒放,同时,使徐云芳受了贬。

徐云芳听了,虽然脸上火辣辣地觉得受了讽刺,但是心里却亮堂了许多。心里想:这么好的办法自己怎么就一点儿也想不出来呢。这也是人的心理素质决定的,没有那弯弯绕儿、就是累死也想不出那高明的道儿。

接着,‘高俅’又说了:“这个班要办得隆重、要有声势,除了27个助理、81个村会计,还要有27个乡镇长参加,还要请主管县长讲话,当然,讲话稿得由你们农调队给作好,县长照着念就行了。”

徐云芳听的有点儿疑惑了,有些卑微地说:“助理和村会计大概能听我们的、来参加培训班,这样也就能达到我们的目的了,再请县长和乡镇长参加即是多余,另外,我们也请不动啊!人家能听我们的吗?”

“这你就头发长见识短了!”‘高俅’又不无嘲讽且骁有兴趣地说:“主管县长只是到会作个关于办班的‘意义和重要性’的报告,也展示了他对份内工作的重视,同时,也是他的一个政绩,何乐而不为。”

说着,‘高俅’端起茶杯、斜视着徐云芳,他此时的心情是那么的洋洋自得,转而又狎昵地说:“县长作完报告一拍屁股走人了,酒都不喝你的,你想陪都不稀用你了。话说回来,主管县长到会作报告,还有哪个乡镇长敢不参加呢?至于,县长走了,乡镇长们喝顿团圆酒后,就爱哪哪去了,你们接着办班就是了。”

一般,人们都喜欢看魔术,因为它不仅有个令人惊喜的场面,而且有个令人猜不透的迷底,所以,人们既看了热闹、饱了眼福,又迷信魔术的魔力。现在,‘高俅’就像一个魔术师在给大家变‘魔术’。其实,他的这一套并不是魔,而是术,是官场上的权术、诈术。‘高俅’用来惑乱人们的眼睛与心灵,徐云芳却觉得:用来推进工作,此法妙不可言。在座的局务委员们都觉得‘高俅’实在的高!甚至,高深莫测。

还是赵局长老谋深算地说:“云芳啊!学着点儿吧,这就是工作方法……”

会后,徐云芳按照‘高俅’的指点写了一份请示办班的报告,送交了赵局长。赵局长看了觉得基本可以,只是没有请示办班收费,这一中心问题怎能忽略呢?于是,他作了修改,补充了这一严重不足。

请示报告到了主管县长那里,主管县长略微看了看,大笔一挥就批了。

在徐云芳的眼睛里,这是多么不可思议啊。她疑惑不解地对赵局长说:“真想不到,我们搞小康监测,县财政已经拨了款,怎么还能批准我们办班收费呢?”

赵局长说:“办班收费是向村级财政收费,最终是摊在农民身上,如今,花农民的钱有谁会心疼呢?如果,若是向县财政伸手要钱办培训班,就是给县长磕头,他也不会批的。你就别管那么多了,有一付忧国忧民的心肠还能干得了工作吗?现在就是这个形势,跟潮流走没错儿。另外,县里拨的小康监测款,队里就别指望了,局里的同志们都说,我们的吉普车已经跟不上形势了,应该换一换了,正好县公安局有一台半新不旧的‘桑塔纳’要处理,我们搭上县里拨的小康监测钱就能用吉普换轿车了,机会难得啊!”

徐云芳更加忧心忡忡地说:“财政拨款时不是说,要专款专用吗?再说,今后我们召开小康监测会议,印刷小康监测报表、资料及队员们下乡的经费怎么办?”

赵局长笑了,斜眼溜了一眼徐云芳说:“你没听老高常说吗?活人还能叫尿憋死了。这次办班长点心眼儿,多收点费,县里也不能说什么,现在就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再说了,队里的账面上还有不少钱,就混着往前对付呗,实在不够时,我再出面请省队管钱的领导,好吃、好玩的殷勤招待着,再送点好处,他能抹得开不给我们再拨点吗?”

徐云芳不说什么了,心想:“反正由你一把手说了算,爱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你能上天才好呢,大家也好跟着借点光儿。”

人啊!大概天生就是这样,在没有权、没有钱的时候,过着俭朴的日子,尚且知道艰苦奋斗、保持两袖清风的中华民族传统美德,可是,一旦日子好过了,手头儿宽裕了,那些贪图享乐的欲望就开始滋长了,所以,在富裕的人群中才滋生腐败。

多年来,赵局长的工作一直兢兢业业、勤勤恳恳,为党的工作能吃苦耐劳的精神是深受同志们赞扬的,全县上下,在党政干部中堪称廉政的楷模,他也赢得了人们的尊敬和好评。可是,自从有了农调队的钱和车以后,他就觉得自己的权利陡然增长了,就好像过去自己从来没有掌握过权力,那些年的局长白干了,现在才尝到了掌握权力的滋味。再加上‘高参’潜移默化的诱导,他的心灵在发生着悄然的变化。现在,他对那吉普车已经不像当初那么喜爱了,甚至觉得:在全县大小领导干部中自己是唯一坐低档车的、实在有失体面,现在,乘上级增加小康监测任务之机换车是天赐良机,也许是该时来运转,手里管的钱也越来越多了,自己再千方百计多方谋划,说不定自己也会成为一个不显山不露水的焖头财主,过去,别人说自己两袖清风,那可是对自己有职无权的轻视……

想到这里,赵局长的心里甜滋滋地乐了。

小康培训班办得很成功,正如‘高俅’分析的那样:在开办仪式上,虽然没有设规模隆重的大会主席台,但也有装潢讲究的会议讲台。

也许是由于没设主席台的缘故,主管县长不愿意来了就坐在台下当听众,所以,就提前在轿车里听着音乐,在会议按程序进行到‘请×县长做重要讲话’的前三、五分钟才以一副匆忙的样子进入了会场。这都是现代化通讯工具‘手机的功劳’,若不然,谁能把‘点儿’卡得那么准。这既体现了县长日理万机的形象,又体现了县长身份的庄重、非凡。

主管县长一进入会场,早有赵局长、徐云芳等迎上前去,握着手、像拉着一样到前边讲台下的前排就座了,接着,立刻就有局、队的女青年王美芝献上一杯香茶。同时,扩音器里也传出了激情高亢的会议主持人的声音:“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欢迎×县长在百忙中光临会场,要我们请×县长为我们的小康培训班作重要指示……”

会场里有一百多双眼睛伴随着热烈的掌声投向了主管县长,会场的气氛顿时高涨了起来,主管县长站起身、转向大家挥手致意,学着当年毛主席接见红卫兵的样子,其表情更加温和、可敬,接着,他在雷动的掌声中健步走上讲台,照着农调队事先写好的稿子慷慨激昂地念了一遍,虽然中间出现了几个错字、也没人理会,谁能细听他到底讲了什么啊。

当主管县长作完‘重要指示’的时候、得意地走下讲台的时候,不知是谁又带头鼓起了此伏彼起的掌声,赵局长等又迎上去握着主管县长的手,像迎接一位出国归来刚走下飞机的海外赤子。主管县长握着赵局长的手说:“你们的班儿办得很成功,现在我还要去参加一个更重要的招商引资会议,就没有时间在这里了,祝你们更圆满、顺风!”不管真的、假的,人家县长的话说的得体。

主管县长说着就环视了全场一遍,目光最后落在了他的随行人员的脸上,旁边还有两个乡镇长误认为是在招呼自己,于是,这三人都起身、紧随主管县长走出了会场,这景儿在摄像机的镜头里还真有点‘日理万机’架势。

现在丹阳县的形势就是这样,领导者随便说一句假话,下属们都奉为金口玉言,假话不仅是真话,而且是‘重要指示’。县太爷们的嘴上总是挂着‘招商引资、振兴经济、造福人民’等颇有魅力的词句,可是,究竟招徕多少商、引来多少资,够不够他们一年的吃喝、挥霍呢?恐怕连‘高俅’那样的‘精英’也无法考察。致使各种乱罚款、乱收费有增无减,人民群众苦不堪言。看来,腐败是何等的好啊!难怪大小官员们都花钱跑官、买官……

小康培训班如期结束了,无论是业务培训还是经济收入都取得了预期的效果,局里的吉普车也鸟枪换炮了,从此,赵局长也从此坐上了‘桑塔纳’轿车。

小康监测工作在全县顺利的展开了,与此同时,在全市、乃至全省、全国都展开了,虽然是各级地方政府委托农调队的,那也是农调队的一项重要工作。用一句确切的话讲,农调队是一个真抓实干的业务单位,不是社会上流行一时的皮包公司、挂着各种‘有限公司’幌子、不干实事。而农调队一真抓实干小康监测工作,倒使某些个别领导感到挠头了,他们觉得:农调队不如皮包公司顺手、指哪打哪。

过去,就有某些领导急于进入共产主义社会、搞拔苗助长,结果适得其反。现在又有一些领导争着、吵着要进小康、甚至是‘大康’社会,他们没有把人民的生产、生活安排好,就与‘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率先进入了,他们认为进不进小康就是数字问题。

丹阳县县长钱广厚就是这样的领导,他说:“我们县早就应该成为小康县了,甚至够全国百强县了,就是统计局老也跟不上脚步,特别是农调队更绊脚。”

在一次县常委会上,列席会议的统计局赵局长汇报说:“……据农调队调查统计上来的数据表明,目前,我县还有相当一部分农民生活困难、生产靠借贷,由于农民困难,大约有80%的村级集体也负债累累、几乎成了空壳……”

钱县长一听这话就火了:“我怎么觉得这些话像右派言论呢,当前,我县农村改革形势轰轰烈烈、硕果累累,大好形式你们看不到,怎么竟看社会黑暗面呢,这不是诚心和党唱反调吗?虽然有一些农户人均纯收入低于贫困线,我们也在作使他们脱贫的工作嘛;同时,我还要看到农村中涌现的一些专业大户、人均纯收入达几万元,有的可达几十万,这些先富起来的农民能带动一个村、一个乡、甚至一个县进入小康,同志们,不要悲观了,什么时候没有吃救济饭的人啊,穷的要和富的平均起来看问题,现在,我们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已经超过了小康水平,要看大方向嘛。统计局也好,农调队也好,都要为我们的小康监测服好务,要像工商、税务、交通等部门那样有钱的出钱,有人的出人,啥也没有的也应该出一把力吧,总之,各单位、各部门要为农村小康建设这个大工程出力献策、保驾护航……特别是你们统计局要把思想再解放一些嘛,别起了挡路的作用……”

散会以后,赵局长带着一肚子窝囊气回到了统计局,‘高俅’一看表情、就知道赵局长准是又被人抠‘烂木头’了。于是,‘高俅’明知故问地说:“是不是农调队的小康报表给你惹麻烦了。”

赵局长无精打采地说:“钱县长说我们县早就够小康县了,是我们跟不上脚步、数字报不上去,阻挡了县里的小康进程……”

‘高俅’眼睛眨了几眨说:“我说,你给农调队背黑锅都有点屈,小康监测是人家县里的事,还当是给国家干活吗?给国家干活、他们目中可以没有县太爷,可是,现在,农调队是受雇为县里干活的,有句话叫做‘干活不如东、累死也无功’,我们犯得上得罪县太爷吗?把徐云芳叫来,要她把数儿调上去就是了……”

一个电话,徐云芳就来到了局长办公室,还没等坐稳,‘高俅’就说:“县长对我们的小康监测工作不满意,嫌我们报的农民人均纯收入数儿低,局长替你们在常委会上挨了批评,你们也得为局长争口气啊!”

徐云芳大惑不解地说:“数字不是我们说报多少就报多少的,都是农民自己记的账,输入到计算机里就出来那些数儿,我们有什么办法?”

‘高俅’以为徐云芳不懂得怎样调数儿,就摆出一付教小学生的架势说:“你真是死脑筋,只要在全县810个小康监测户中找十个、八个专业大户,给他们增加几笔收入就上去了,诸如‘种植业收入’、‘牧业收入’、‘运输业收入’、‘渔业收入’、‘劳务收入’等,大呼一冒尖,不就把全县带入小康社会了嘛,只是手到之功,这么点面子活还不会做?”

徐云芳听了,真是哭笑不得,说:“若是这么随便的话,县里、市里,以及全国都用不着兴师动众,耗费大量的人力、财力搞小康监测,只要抽调几个造数儿的专家,坐在办公室里按照领导的指示造数儿就行了。”

‘高俅’听了这些话并不生气,笑呵呵地说:“本该如此,只差不能掩人耳目,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古今中外,社会就是这样发展的,有很多事都是不该做的,还要实实在在地去做,古代的赵高就为‘指鹿为马’杀了多少耿直大臣,流放了多少无辜的臣民……”

这时,赵局长颇有感慨地说:“云芳啊,就别吃眼前亏了,我们还要为队里请示增拨点小康监测经费呢,我们是给县里干活,又不是给国家报数儿,为啥不让县里满意呢。”

徐云芳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带着忧伤,带着惆怅回队里去了……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一条求实的路(九)

下篇文章:一条求实的路(十一)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海天远处(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5243047 联系人:蓝宇

琼icp备09005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