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光临一条求实的路(十一)_海天远处!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

会员注册

I

本站搜索

I

收藏本站

当前位置:首页 >>>小说故事>>>小说六>>>一条求实的路(十一)
本站时间
最新新闻
·哈尔滨太阳岛印象
·公交车上的一幕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六)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五)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四)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三)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二)
·说说俺论坛斑竹的往事(一)
·初春北京行
·拜年了
主站论坛
一条求实的路(十一)
发表日期:2006/6/17 5:02:00 出处:原创 作者:蓝宇 发布人:lzxlns 已被访问 387

第十章  为民鼓呼

根据《统计法》第一章第二条规定:“统计的基本任务是对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情况进行统计调查、统计分析,提供统计资料,实行统计监督。”针对‘三农’问题,丹阳县农调队员不仅坚持跋山涉水,深入穷乡僻壤,深入为衣食奔波、劳碌的农民家庭访贫问苦,还深入了一些与农民生产、生活息息相关的乡村企、事业单位开展调研,为农民呼吁心声,为农业振兴寻找出路、为农村的发展献计献策,为各级领导发挥‘参谋’、‘智囊团’作用。

1987年初夏的一天,太阳还没有到来的时候,晨练的人们就已经踏上了街头、漫步在城镇公园的林荫道上了。赵实与康辉在人工湖岸边不期而遇了。

“喂,老康,跑几圈儿了。”赵实隔着老远与康辉打着招呼。

“才一圈儿,你刚来呀?。”康辉一边气喘吁吁地回答,一边慢慢地跑到赵实跟前说:“我昨天回家乡住户调查点去了一趟,听到家乡一些农民反映:信用社(当时,乡级还没有农业银行)把欠银行贷款的农户的粮食预购定金给扣了,使一部分生产有困难的农户如釜底抽薪。我想给县里领导写一篇调查报告,为农民呼吁一下,可是,信用社那些人与我都熟头巴脑的,又有点碍于家乡熟人的情面,不如你出面、去搞一个调查,远来的和尚会缝经嘛。”

赵实笑着说:“信用社那些人对家乡农民都没有什么情意,你对信用社还用得着讲什么情意,为农民的生产排忧解难、奔走呼号,是我们农调队的义务,你做好这项工作也是你的一点功劳,我可以协助你。”说完,二人又继续晨练了。

早八点,队员们都上班了,赵实和康辉向徐云芳汇报了‘长丰乡信用社坐扣农民粮食预购定金’的问题,徐云芳说:“这是当前农村的热点问题,为农民排忧解难,我们有义不容辞的责任,你们俩马上去搞好调查、写好调查报告,并向县里有关领导和上级反映情况。”

当赵实和康辉火速赶到长丰乡的时候,农贸市场内外正人流滚滚。此时正是农村大忙季节已过,劳累了一春到八夏的农民们也有了点休闲的时间了,他们手里虽然没有几个闲钱儿,但也不甘寂寞,就是空手到市场上转一转,摸一摸各种商品的价格,也好作个心里有数。

农民们在农闲季节赶集上店儿全当作是当地旅游,小镇虽然不大,各个商店、摊床、店铺、犄角旮旯的都游个遍,酷似某些大小官员们游览祖国大好河山一样面面俱到,但是,面对那些可心的商品确是兴叹有余、购买无力,相比之下,比拿着公款旅游的人们显得‘吝啬’多了。

农家的人们在市场上里里外外地转悠着,虽然问价格的多,购买商品的少,倒也为农村市场增添了繁荣的气氛。当赵实和康辉路过供销社的化肥站时,那里的化肥已经空空如也,一些急需化肥的农民只能在那里转上一圈儿,然后愤愤不平地走开,无可奈何地去那几个个体农资商店求购。赵实和康辉也随着几个满腹牢骚的农民来到了一家个体农资商店,这里的化肥堆得像山一样高,各种农膜、农药、架材等应有尽有,只是价格高了一些。但有一点好处,急需的农民在这里不用拿现钱就可以把所需的农资买回家去,只要有村里的会计开介绍信担保、在年末从交售征购粮款中扣下即可。

这家农资商店是乡信用社会计马大牙的儿子媳妇开的,该乡的十五个村会计都是她的经济担保人。女老板经营有道、手眼通天,再紧俏的物质她都能搞来,甚至居积囤奇。

公爹马大牙从解放初期就当信用社的会计,国家历年投放的各种无息贷款经过他的手后都变成了高利贷。头两年,有一个村的林业队卖树苗收了两千元钱,队里没有账户、没有现金、保管,队长就到信用社把这笔钱存到了个人的存折上了,到年末取款结算利息时,精明的马大牙说:“你是不是公款私存,利息要没收,否则,你要犯错误的……”林业队长一听、就吓坏了,也没敢辩解,存款利息就被马大牙没收了,落入了他个人的腰包。马大牙就是靠着各种机会、雁过拔毛,挪用国家投放在农村的贷款为儿媳妇办起了农资商店。

另外,还有三家农资商店:其一,派出所王所长小姨子开的;其二,工商所刘所长二姑开的;其三,长丰乡恶棍秃老狠开的。这四家农资商店弄得十五个村会计左右逢源,谁也不敢得罪,供销社的大路经营也被她们挖了墙角。她们的日子蒸蒸日上,使曾经是农村商业主体的供销社却一落千丈,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四面楚歌,致使供销社过去的兴隆急转直下,变成了如今的萧条冷落。

这几家个体农资商店敞开向农民赊销化肥等农业生产资料,他们的资金是哪里来的呢?当然是依靠银行贷款。时下,盛夏季节正是稻苗及其它禾苗茁壮成长的关键时期,农民眼看着地里缺肥能不心急火燎吗?几家农资商店的小老板们能不抓住这有利时机挣钱吗?国家体会到了农民的困难,适时向农民投放了粮食预购定金,虽然不多,但可解燃眉之急。马大牙见了钱哪里肯放过呢,他又使出了移花接木的伎俩:乘机把欠银行贷款的农民应得的粮食预购定金扣下,再转贷给几个个体农资商店。

马大牙坐扣欠贷款户的粮食预购定金,对这些农户的生产无疑是釜底抽薪、弱体上抽血。农民心里在愤怒,但是,他们能为之奈何!

当赵实和康辉来到长丰村国家住户调查点田永兴家时,田永兴说:“年初,我们村是按粮食播种面积发放的农业贷款,说好的要在年末秋粮征购交售后偿还,可是,现在才半年、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他们看国家给农民发放点粮食预购定金、就红眼了,强行坐扣农业贷款。我们家年初得农业贷款500元,现在应得粮食预购定金320元,仅6个月时间,信用社就坐扣贷款313.5元,其中:13.5元是6个月的贷款利息。我们的预购定金被扣了,没有钱买化肥,就得由村里担保到那几家个体农资商店赊购化肥,要扛着高额利息。”

听说县里农调队来人了,邻近的几个调查户和几个其他农户也赶到田家来诉说情况,农民张维平说:“我家年初贷款100元,这次信用社也没放过,扣了我100元还让我另交了2.7元偿还利息,否则村里不担保我在几个个体农资商店赊购化肥……”

农民田永安说:“信用社扣我们的粮食预购定金,乡政府不闻不问,村会计还帮狗吃食,一手为信用社承办了扣款业务,一手为个体农资商店承办了担保赊购化肥业务,不知他们得到了多少甜头……”

听了农民们的反映,赵实就问在场的乡统计助理:“你们乡里领导对坐扣粮食预购定金问题怎么看?”乡助理说:“乡领导也没有权利管人家信用社的事啊!”

在一旁窘态百出的村会计也借高下驴说:“是啊!,信用社归县里农业银行直接领导,我们村里年年得用人家,每年给农民办贷款像哀求大爷似的,好吃好喝地供着人家才能给弄点高息贷款,老百姓哪理会我们的苦衷啊!”赵实接着对田会计说:“你们村一共扣了多少粮食预购定金?”

田会计说:“我们村按贷款户的清单应扣五万一千二百元,现在已扣完二万三千五百元,今天早晨,信用社还来电话催我们加快扣款进度呢!”康辉对统计助理说:“别的村怎么样?”统计助理说:“全乡十五个村都这样,只是扣款进度不一吧,各村的农民反映很大,乡里领导也准备向县里汇报……”

赵实和康辉带着长丰村农民的期盼离开了长丰乡,那里是康辉赖以生存的故乡。农村是国人丰衣足食的根基,当天下午,怀着建设农村、发展农村经济的热血情怀,康辉和赵实就联名写了一篇题为《落实好粮食预购定金、为农业输氧》的调查报告,并立即报给了县委、县政府,同时用传真分别报送了省、市农调队。

第二天,省市农调队领导会同省报记者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丹阳县。

省报记者对长丰乡信用社坐扣粮食预购定金问题又进行了详细调查、核实,回到省城后就在省报上刊出了《长丰乡信用社坐扣农民粮食预购定金不妥》的文章,引起了省、市、县有关领导的特别关注。

长丰乡信用社坐扣农民预购定金问题曝光后,立即引起丹阳市委领导的重视,在市委、市纪委的进一步调查核实后,丹阳县农业银行也对长丰乡信用社主任和会计马大牙分别做出党内和行政警告处分,并迅速纠正了全县坐扣粮食预购定金的错误做法。

一九九一年,又是一个盛夏的早晨,又是在城镇公园的人工湖畔,赵实和康辉又不期而遇了。迎着晨练的朝霞,康辉的脸色红扑扑的,满脸笑容中潜藏着几分余怒,稍有几分激动地对赵实说:“老赵,你发现没有,近两年,农村电费价格不断上涨,农民呼声较大,不知你负责的住户调查点有没有这样的反应?”

通过几年来的相处,赵实知道康辉身上还保留着很浓重的军人作风,对生活中的一些喜怒哀乐总是溢于言表,做事情总是雷厉风行、从不拖泥带水。看康辉满脸激动的样子,赵实就知道康辉又在住户调查点遇上了令人生气的事,就故意说:“没有啊!(其实,电费价格上涨问题已经是全县农村的普遍现象。)就你们那家乡总是事多,真是多事之乡。”

康辉本来希望能得到赵实的热情支持、能协助他调查研究农村电费价格上涨问题,可是,听了赵实令人伤心的回答,心里很不是滋味,本来激动的脸上又增添了气愤,并一甩头就要走人。看这情景,赵实赶紧说:“老兄,你别着急,我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回来,把事情详细说说,我会大力支持你为农民伸张正义的。”

听赵实这样说,康辉转回身子,脸上的怒气也消了一些。“不是我的家乡事多,现在,全县农村的电费价格普遍上涨,这,你也不是不知道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为农民说句话。”康辉不满意地说。

赵实笑了,于是说:“本来我也与老兄所见略同,为了看一看你生气的样子,才开个玩笑的,不想,你就真的上了我的当。”

“俺当兵的出身,就是直来直去惯了,哪有你们知识分子的涵养,我看,就别拐弯抹角了,你就说怎么办吧?”康辉有些急不可耐地说。

赵实仍是笑着、并且不紧不慢地从挎兜里掏出一个信封说:“请老兄过目,并且把你的见解也加进去……”康辉接过信封、迅速打开,抽出两张稿纸,那是已经写好的稿子,标题是:《农村用电管理亟待加强》。康辉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笑容开始浮上脸颊。

这时,赵实拉着康辉说:“走,我们到那边方亭里坐下来,再细细研究一下……”

就是在这个城镇公园的一个小方亭里,康辉看着赵实的稿子一边拍手称快、一边补充着自己的见解,最后,两人共同完成了这篇《农村用电管理亟待加强》的调查报告。

报告的全文如下:

根据我县农村住户调查资料反映,六月份,我县农村电费平均价格为1.36/度,比上年同期增长13.2%,为此,我们对全县一些农村进行了走访调查,农民对电费上涨问题呼声较大,他们反映的主要问题是:一,农村农业电费价格普遍上涨。柳沟乡刘家湾村种植水稻320亩,有两眼电井用电,总瓦数为36千瓦,仅六、七两个月就上交电费2.25万元,村民强烈要求察看电表,电力部门才不得不告知‘该村六、七两个月用电量为1.5万度’。连小学生都能算出:此间的农业用电单价为1.5/度,比上年同期上涨55%。另据电力部门工作人员透露:近年来,农村低压电网设备陈旧、且疏于管理,电力损耗日趋严重,电力部门不得不提高电价,把损失加在村集体的头上。虽然农民不计较村集体的开支的大小,但是,一摊派到农民个人的头上就有了很大的反响,农民说:“一亩水田承担电费115.31元,已经达到了历史没有的纪录,各农口部门若都像农电部门这样随意加重农民负担,农民只有放弃土地、背井离乡、流离失所了。”

二,农村生活用电价格也一涨再涨,群众反映强烈。长丰乡长丰村农民张奎达家有一台14吋黑白电视、三个60瓦的照明灯头、一台600瓦的电饭煲,每日正常用电,仅以普通的六月份为例,该月用电113度,加线路损耗电量76度,合计用电189度,应上交电费283.5元,折合每度电价格为1.5元。据群众普遍反映:由于生活用电电费价格逐年升高,个别人偷电现象严重,有的在电表上打主意,越表私安电炉、民用水泵等电器,根本无人过问,用户表外损失均由用户均摊,农村电工说:“这叫羊毛出在羊身上,电工即不得罪某一个人、国家也不受损失,农民用电负担重咎由自取。”

三,农电部门放权、聘用各村电工一、二人管理农电,无视乡镇、村委会,任农村电工为所欲为。长丰乡15个村,不论村的规模大小,一律聘用两名电工管理。长丰村总户数852户、总人口3202人,两名电工分片管理,各自又雇用三人协助抄表、收费,有时多到46人。遇线路整修时,雇工多达20多人,雇工工资都由超收电费支付,可是,乡镇、村无权过问。这样,农村电工究竟多收了农民多少电费?谁也不知道,农电局为了塞满了自己的腰包就任其所为。群众有反映,农电局给主管的县太爷门递上几个红包也就相安无事了,不怪群众说:“农村用电成了农村电工个人经销的商品了。”

上述情况说明:农村用电管理尚存在许多问题,如低压线路损耗严重、用户窃电现象突出、农电管理人员超标等都通过提高电价转嫁给农民,致使农民怨声不止,导致一些农民抗交电费。因此,建议农村用电主管部门应采取积极措施,加强农村用电管理,以利减轻农民负担、促进农村经济发展,改善人民生活。

丹阳县农调队     康辉    赵实      一九九一年八月十日

这篇报告当天就由赵实送交给县委政策研究室了,政研室的同志看了说:“写得好!我们马上上报给省委……”

十多天过去了,这篇报告带着岳省长的批示返回了丹阳县委。

岳省长的批示是:各级政府要协助农电部门抓紧解决好农村用电问题,切实减轻农民负担。

看了省长的批示,康辉和赵实感叹了好一阵子:“人民有一个好的父母官和没有确是不一样啊!”

就在省长批示的调查报告又经过丹阳县委书记批示‘请×县长尽快落实、照办’,‘请×局长尽快落实、照办’的文件层层下发至有关领导手里的时候,一个‘认真解决好农村用电、减轻农民负担’的行动才不得不慢慢展开了。有的开始弄虚作假、修饰门面,为的是应付上级检查;有的是推一推、动一动,借机给省市打报告,申请国家扶持搞农村电网改造。

由于理由是充足的,上级给丹阳县拨了款、也贷了款,积极支持了丹阳县的农村电网改造工程,县里又乘机向农民伸手摊派了农网改造的集资款,这样,从县到村某些领导才在吃饱喝足、玩好之后又成为了农村电网改造的功臣。

在这次全县大规模农村电网改造中,国家慷慨解囊,给丹阳县拨了两个亿,同时,省市分别给与贷款1.5亿。县常委会又通过决议:农村每户居民负担集资款150元,农民拿不起的由村里财会统一办理贷款,分三年还清。某些人有个说法:这叫农村的事业民办公助。诸如农村的民办教育,乡村道路整修,有线电视网络建设,河道整治,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等等,五花八门,都得‘羊毛出在羊身上’。

不然,县级财政赤字一亿五千多万怎么解决,乡镇级财政也都囊空如洗,负债千巴百万的不在少数,河里没水了,沟沟岔岔也都干了,有的乡镇干部们半年多才发了一次工资。尽管这样,书记、乡镇长们还得买轿车,还得给乡镇干部们买通勤用的小客车,还得支付酒店的就餐费,该给各级领导的好处、红包一样也不能少……

乡镇干部们的工资发不出来先欠着,但是,奖金和各种福利待遇要及时兑现,钱从哪里来?就得出在‘羊身上’了。

国家给的两个亿不仅要为县财政充了电,而且各个乡镇也乘机捞上一把。国家拨的两个亿经过县、乡两级后流失过半,真正用于村级电网改造的不过八千万,有的乡镇干部风趣地说:“国家拨款也讨个吉祥数字!”

    国家拨款分配到村里时,村干部们也要雁过拔毛,就只好把县常委会的决议给‘变压’了:把每户集资150元‘变压’成每人150元。乡村干部们都心照不宣,县里领导也睁眼闭眼,农民上访白搭,就是访到中央也得返回到当地解决。为了维护领导们的脸面和政绩,乡村干部们又在乡村路口用小客车围追堵截上访的农民,然后,软硬兼施或给点好处,平息上访了事。

 

 

双击自动滚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上篇文章:一条求实的路(十)

下篇文章:出路(一)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身份选择:会员 游客(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
用 户 名: 密 码: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海天远处(二站)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关于站长 | 本站搜索

联系电话:qq455243047 联系人:蓝宇

琼icp备09005167